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五十九章 赤霞来信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4 19:25:24 作者: 阿布有糖

    朴铁信与万玄微一同来到了大邑郡,事实上,他一直在万玄微从赤霞门返回路上,必然经过的远易镇等待,那里是浅山宗通往七盟的门户,江海经常经由那里,前往远方的落英门处理江枫盗宝所得的人族物事,故此,江枫对于这个名字,还是相当熟悉的。

    远易镇,从自然条件上讲,比大邑镇要好的多,周围少山多平原,有足够发展的空间,但考虑到浅山宗脱离宗法制保护之后,七盟可能对浅山宗领土的觊觎,江枫故意留了一些经济凋敝的地区,作为两者的缓冲地带,选择距离七盟远一些的东湖立郡,以避风芒。

    万玄微还未说话,江枫就从朴铁信凝重的表情上,察觉出万玄微带来的结果并不乐观。

    他带来了赤霞门门主曾宝贤的来信,江枫招待两人安坐,开了火漆,仔细翻看。

    信不长,只有三页,行文工整,并在最后用另一种笔迹署名,应是口述代笔之作。来信先是客套了一番,之后表示,赤霞门意图对付浅山宗一事,实属谣言,自己也是如坠雾中,不知道此中伤来自何处,虽然两宗相距甚远,但同为荒古一脉——妖族认为祖先乃荒古大帝,由此得来——自然应守望相助,请江掌门不要相信谣传,免伤和气。

    提及七盟与天理门战事,希望浅山宗能加入赤霞门阵营,并着重强调了,天理门的实力强大,必然是最终的胜者。考虑到浅山宗尚受宗法制保护,不便出兵,希望能帮忙收购一批物资给赤霞门急用,并给出来具体的名目。江枫翻到最后,一一查看,所列均是低阶药草和丹药,少数种类浅山宗也有出产,但数量巨大,总价十枚三阶,几乎相当于浅山宗十年的总收入。信中额外强调,现在赤霞门因为战事,拿不出来这么多钱,希望一年后分三次付清,年利一成。

    十枚三阶?这个算什么,讹诈,还是保护费?

    以江枫对七盟的了解,赤霞门算是七盟的中游势力,比最大的妖宗金城派要弱,但比雁栖岭要强得多。从收入规模上来看,一年二十枚三阶是有的,这也是六代掌门沈爱龙在位时浅山宗的水平,那时凡俗有六万余众,北部暝草山的矿脉还没挖空,从七代掌门沈德君开始,浅山宗一路走下坡路至今,沦落到两万领民,年入一枚三阶,还只是虚数,未能进入大库就已花完。

    十枚三阶,相当于赤霞门半年的收入,看起来不多,但对浅山宗,可就是狮子大开口了,对方不可能不知道。除非江枫把六代的大墓掘开,就像在黑水门探索宋湖宗大墓一样,倘若如此,这个掌门之位,即使赤霞门不搞事,也无法坐的安稳了。

    “曾宝贤还有什么交代?”江枫将信递给朴铁信和万玄微,“你们也都看看,帮我参谋参谋。”万玄微既然能顺利见到曾宝贤,或许还有面授之言。

    “曾宝贤希望能在寒山派与江掌门一叙,如果信中提及的采购合同顺利的话,他希望能加深合作,与金城派一同谈谈,开辟一条从浅山宗远易镇起始,经由金城派北部,直达赤焰门辉耀城的商路。”

    看起来曾宝贤并没有瞒这个中人的意思,万玄微草草看了几眼,就把信放在一旁,说明信中意思大抵当面也有所提及,“万兄,这件事您有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“建议说不上,虽然我常做中人,本不应该多说,但你是铁信的兄弟,我就不客套了,这个条件你不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灵石数量太大?”

    “只是原因之一,你们浅山宗的实力我多少有所耳闻,拿出这么多资财,还是略有困难的。问题的关键在于,浅山宗处在七盟域外,没必要趟这场浑水。赤霞门现在和天理门联手,暂时与其他五宗平分秋色,各有胜负,但紧邻浅山宗的金城派没有参战,所以胜负还是未知之数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,不论您支持哪方,得先考虑下,胜利了有什么好处呢?割地,雁栖岭那块小地盘能满足寒山派和赤霞门就不错了,轮不到浅山宗,其他地方割给你,一块飞地也毫无价值;赔款,战事打到现在,谁都缺钱,哪有钱赔给你?”

    “所以关键的问题在于没好处?”

    “没错,而且曾宝贤还说了什么呢,希望打通经由金城派北部,到达辉耀城的道路,这句话您听出什么意思了没?”

    “金城派或许将与赤霞门、天理门结盟?”

    “至少我也这样认为,不过也可能是曾宝贤故意误导,这事倘若是真的,浅山宗锦上添花无用,如是假的,虽属雪中送炭,但胜了也无好处可拿,败了则送出去的资财血本无归。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左右为难,的确只有置身事外才是好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之计,我建议如果参与法会,那就雇佣一名地级修士随行,确保你们的安全。或者干脆不去赴会。在浅山宗境内,有宗法制保护,至少江掌门您是安全的,除非天理门亲自动手。”

    线索并不芜杂,相反很简单清晰,经由万玄微分析,一切就更清明起来。赤霞门谋划浅山宗一事,虽然经中人沟通,有了一点缓解的意思,但实际上并没有彻底解决,而是把问题,抛回了浅山宗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江枫揉了揉略有昏沉的头,思索可能的解决点。

    从各方的利益来看,赤焰门谋划对付浅山宗,实际上自己得不到好处,因为两者之间,隔着金城派和雁栖岭,浅山宗被削弱——实际上已经很弱——对于寒山派和金城派来讲,都有好处,但短时间内如果灭宗,对于金城派没有好处,因为这样他就要直面更强大的力宗,缺少了缓冲地带;但对寒山派来讲,拿到南下的一块土地,脱离苦寒山区,还是相当不错的,他们早已没有了宗法制的保护,一直在御风宗的羽翼下苟延残喘,如今掌门拓跋图晋升地级,谋求更长远的发展,也属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从诉求来看,赤霞门的确没有为难浅山宗的必要,反而是寒山派当有此意,那为何传言中会有赤霞门的事情呢?

    对了,天理门和寒山派交好。

    江枫突然理解了事情的关键。

    寒山派作为天理门和赤霞门的纽带,将两者绑在一个阵营之中。天理门出手,寒山派得利,赤霞门背锅,当然这是在针对浅山宗的事情上,作为维持三方共同利益——或许是打击其他已经参战的五派——所需的条件之一,这个局就这样搭建并且运作了,而自己将解决问题的焦点,放在负责背锅的赤霞门,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但赤霞门也不是吃素的,曾宝贤甚至趁机想出了讹诈自己一笔价值不菲的物资这样的坏主意。想到这,之前侍女郑可仪所调查的“寒山派探子”一事,也就豁然开朗了。寒山派所谋,多半是浅山宗北部,而为了得到这片土地又不灭掉浅山宗——因为那会让潜在的盟友金城派直面力宗,那只有自己一干人等“自愿”的将土地吐出来,也就是说,在寒山派法会上扣留浅山宗的几位长老,直到自己就范,或者趁机由天理门动手——这里面可以谋划的空间很大。

    送走万玄微,带上一封“热情洋溢”的回信,约好与曾宝贤之后在寒山派一聚,并且以“口信”的方式,承诺帮助收集物资,当然,这句话属于敷衍,具体是否收集,还要等寒山派法会之后,根据战况定夺。

    江枫暂时没有介入七盟与天理门战事的想法,事实上,他也没这个实力,不论是浅山宗,还是江枫自己,都没有成为这盘乱棋棋手的资格。

    弱者只能选择随风倒。

    “朴兄,委屈一下,穿着这身衣服,在城里走一走。”江枫拿出一件天理门的袍服,正是之前和朴铁信在蚁后巢穴中激战天理门修士所得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六百里外,安塞城,御风宗东部三大都市之一,但在御风宗的概念中,此地实数苦寒之地,这个时间,但凡有身份地位的望族子弟,都应该在乱石海边的豪宅中享受生活,借助人工法阵修炼,谈天,赋诗,即使是发呆食肉糜,也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漫天的风雪刚刚停歇。

    东城李府上,一直立在回廊中等待消息的拓跋思还没有走,晶莹的雪花在他的肩膀上化了又落,落了又化,直到他等的倦了,才小心的鼓起灵气,将身上的雪花抖散,留下点点冰印,灵气回流,带来丝丝入骨寒气,他不觉得全身战栗了一下,吐出一口热气来。

    呵——

    他活动了一下略有些发僵的腿脚,遥望着远处暖烟袅袅的庭院,一个小黑点正由远及近,不慌不忙的来到身前。

    “李大人,事情怎么样?”等那黑点靠近,他赶紧迎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我家主人说了,他拓跋图爱折腾就折腾,但最多只能占北部的十四镇,多了不行,没法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,大人他答应我家主人的要求了。”拓跋思笑靥如花,凑上前去,往男子手心塞了一团带着体温的物事,那是一块上好的“冰封寒玉”,即使盛产寒玉的寒山派,这种晶莹透亮的罕品,也并不多见。

    “且——你们这些俗人,总是拿这些。”那男子虽然嗤之以鼻,但还是当面收入囊中,低声说道,“事后李大人会和上面沟通,帮你们把抢地盘的事情压下来,但是,此次宗内的使者,并不是李老祖的亲信,所以你们还是找其他人出手。可能违法宗法制的事情,他们多半是不愿意沾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。”拓跋思对此早有心理准备,“大人放心,我们自会办好此事的,不会给上差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那人拍了拍他的肩头,“你知道就好。”他穿的单薄,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,很快再次化成一个小黑点,消失在茫茫雪色之中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,狗仗人势。”拓跋思待他走远了,心中嘀咕了一句,他也不敢放肆,况且还有任务在身,赶紧回去和门房几位凡俗陪了笑脸,留下不少不值钱但看上去又十分体面的特产,千恩万谢般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快,跟我走一趟,”一炷香的功夫,朴铁信就赶了回来,身上的天理门袍服已经不见,就是他自己,也换了个模样。要知道,朴铁信是一向很讨厌改头换面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边走边说。不然就来不及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