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五十八章 新的情报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4 19:25:05 作者: 阿布有糖

    铜铃铛,没羽箭,河须草,玉净瓶。

    这是江枫通过“分相术”获悉的萧明真灵池现存的四种法相,继而通过“具象符”映像出来,并没有说出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选择一个,作为你未来的法相。”

    什么,有这等事?萧明真的眼睛瞬间变得浑圆,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了看江枫,觉醒法相,不是冥冥中自有天定么,即使是父母均是同种法相的修士,也不可能百分之百诞生出同种法相的子女,甚至同类法相都只是很大可能而已,这是修炼界历代修士证明过的天理,如今,让自己手选,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古洛铜铃,银羽铁石箭,汨罗幻心草,羊脂玉净瓶。”

    萧明真逐一根据江枫具象出的图案,念出四种法相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次轮到江枫惊讶不已了。

    萧明真对于法相的认知,瞬间颠覆了自己对她的既往评价。这位爱撒谎的任性姑娘,学识还是蛮丰富的么,相比之下,自己仅仅依照形象给出了简单的名字,甚至还有一种“河须草”,貌似还认错了。想不到“文修”虽然骨子里还是如“武修”那么野蛮,但在博古通今上,还是过人一等的。

    “我选古洛铜铃。”

    萧明真用了至少两炷香的时间,左右斟酌,直到具象符上的映像快要消散了,才给出了答案。这与江枫预估的有些差别,江枫原以为她会选择“没羽箭”,也就是她口中的“银羽铁石箭”,从法相的形象上来看,这是唯一一种战斗类法相,但萧明真明显在“古洛铜铃”和“汨罗幻心草”上,犹豫了更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骗我,您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。”萧明真头一次认真恭敬的说道,虽然不是第一次用“您”的称呼,但江枫感受得到这话中的真诚之意。

    “你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聊起其他的事来,没有在此事上继续纠缠下去,就像每个人都得到了一件宝物一般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邑郡比江枫想象的要繁华。

    当然这繁华和真武城的贫民区相比,都还有一段距离,但相比浅山宗其他地方的风貌,已属不错了。

    到处都在建设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雇得起“筑造修士”来快速建造,很多还是依赖于凡俗的力量。参差不齐的亭台楼榭,杂乱堆放的各色材料,触目皆是。好在街市早早就规划好,留了许多未来发展的裕量,从这点来看,建役司的执事丁宝箴,还是做了很多工作的,想到这,内心中对于侍女丁灵芸从湛川镇逃跑一事,也略微气顺了一些。

    余小正的店铺就位于十字街的东北角,虽然不属于最佳的方位,但依照对未来人流的判断,也属于数一数二的黄金地段。店铺门面不算大,只有五十来步,但纵深达到两百步,典型的“前店后家”格局,与周围大多数商铺不同,他的商铺早早就开了业,想必是大价钱雇佣“筑造修士”快速建成的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江枫做主,选择了一家布置了隔音法阵,名曰“悦来”的客栈。一行之人先行安顿,当晚就主持仪式,给萧明真摘除了第一个法相“羊脂玉净瓶”,待到那滴灵液落入葫芦之中,不顾灵气耗尽,交代了两名侍女和扈从几句,就趁夜出了门,赶奔余小正的杂货铺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来了。”余小正竟然在,而且红着眼睛还没睡,为了方便离开宗门管理店铺,他想办法托人打点,办了一个“外事行走”的职务,故此可以摆脱“点卯”的痛苦。看见他孤身一人,余小正神神秘秘的低声说道,“哎,那姑娘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姑娘?”

    “别蒙我,这大邑镇现在到处都是拉货的牛车,你一行三驾马车,还花里胡哨的,你当我瞎么?那姑娘我看了,像是大家闺秀,哪里骗来的?”

    “哦,”江枫头向后仰,露出一丝大家都明白的微笑,“原来你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打岔,我问你姑娘呢,可不可以介绍给我?”

    “他有两个玄级护卫,如果你愿意去,就去吧,报我的名号。”江枫拍了拍余小正的肩膀,小小鼓励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不理余小正的纠缠,随便找了间空房睡下,相比受到萧明真护卫监视的客栈,这里江枫更信得过,余小正至少不会害自己。

    这间陈设简单的客房位于院落一角,从这里可以瞥见后院的广阔荒地,想想没准这是自己提前买下的土地,现在不用等到这临街的商铺火起来,地价就应该已经翻倍,这是他特意问过客栈老板的,不过自己手头算上萧明真预付的一枚三阶,足有三枚三阶,还有七十枚二阶的散钱,也不必那么心急的去卖掉土地了,或许可以再等等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第二天一大早,郑可仪就轻轻叩开了自己的房门。

    相比上次所见,伊的肤色明显黯淡了许多,原本淡雅的装扮消失不见,换之以“庸脂俗粉”,甚至穿戴了凡俗之中常见的金银之物,当然,这都是为了融入此地的生活,方便行动。

    要说在这原本荒僻的大邑镇打工,可比在郑家当一个凡俗女子要辛苦得多,况且肩负着江枫给予的任务,不仅劳累,还劳心。在委派她到大邑郡时,江枫只给了她一枚二阶的零花钱,昨日对比这里的物价,一枚二阶不能算太多,想必这其中因为经费掣肘导致的困难,也不会太少。

    “见过大人。”两人相约,在宗门外见面,统一使用“大人”的称呼,余小正做的是杂货铺,自不会设置隔音法阵这种非必要的物事,为此江枫认为下次采购,需要添置一些“隔音符”才是,这种二阶的制式符箓,虽然只能有一炷香时间的功效,但多数情况下,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,事情进展如何?”

    郑可仪将近来收集的情报娓娓道来,没有间杂任何诉苦和对困难的抱怨,这让江枫深感欣慰,废话也少,江枫原本对她了解不多,毕竟被送来“侍寝”后的几天,就被带过来做暗探,故此此次汇报,算是两人第一次深谈。

    郑可仪算是在这里初步打开了局面,大邑郡现在有一千两百多人常住,每日的客流在两百人左右,每月一次的大集,可以达到六百人。这些数据来自估测,能在店里帮忙的同时做到这些,甚属不易。

    她还组织了一个“姐妹会”的小团体,发展对象都是在此间打工的凡俗女子,从十几岁到五十岁不等,现在成员有二十九个人,郑可仪会一手刺绣的好手艺,通过和“姐妹们”互相交流各自擅长的手艺——这些可以在大邑镇赚些零花钱——借着聊家长里短的机会,收集各种情报,虽然层次不高,但胜在覆盖面广。

    在余小正的鼓励下——主要是需要请假——她还在学习灵草鉴别和法器装帧,均是比较实用且上乘的凡俗手艺,一旦学会,可以进入更高级的圈子,能够得来的情报,也更细致有效。

    是个愿意进步的好姑娘,知道自己的不足,也知道如何通过努力改变这种现状。

    这是江枫给出的初评,就是六法相的底子实在太差了,江枫打算继续考察她一段时间,再做定夺。眼下就要到了寒山派法会的时间,萧明真的事,已经将档期挤得满满的,根本抽不出时间。

    尽管芜杂且多为市井传闻,有三份郑可仪提供的情报,还是引起了江枫的注意。

    第一份是一件有关宗内人员的报告。二十天前,门内的王久夫曾经来过大邑郡,并住在“如意”客栈,因为店家标明的酒水价格有误,双方起了一点冲突,王久夫还受了些轻伤,此事在大邑郡起了不小的波澜。

    王久夫是王家三名玄级修士之一,王显道的侄子,之前在礼务司任职吃闲饭,六司改革后,已经被免去职务。他来此间做什么,关键是他会为了一点小钱在客栈生事么,这事背后必有蹊跷。

    第二份有关寒山派,由本地人吴妈闲聊时谈到,最近大邑郡来了不少寒山派的探子,虽然乔装打扮,但细微的口音差别,还是多少暴露了他们的不同。

    寒山派法会将近,派出修士侦测附近情况,确保法会安全理所当然,但频繁出入浅山宗,恐有其他目的,与王久夫接头?难道他就是泄露几位长老行踪之人,如果是的话,那背后之人必为王显道,但王显道做这个对他有什么好处?得了特别的承诺,还是砸烂摊子?江枫思来想去,线索太少,不能妄下判断,此事还得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第三件并非秘闻,而是整个大邑郡,甚至浅山宗北部都知晓的事件。御风宗中阁理事李贤午出逃,据说奔着浅山宗方向而来,御风宗故此派了五人执法队进入浅山宗搜索,未果而还。

    “中阁理事”是御风宗一种高级官员,地位介于外事长老和外事执事之间。当然,不能简单类比,因为御风宗的治理方式与周边宗门不同。作为标榜“文修”治理的典范,御风宗对于官员的修为没有明确要求,甚至凡俗也可身居高位,仅需饱读诗书,被“太学”录取培养之后,即可根据结业成绩到“太阁”、“中阁”、“下阁”以及“八都”中任职,太阁管理修士内务,中阁管理外事,而下阁管理凡俗,八都则拥有不同的职能,贯穿太、中、下三阁。“中阁理事”属于“中阁阁老”的副职官员,一般不止一名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“文修”治理的通病,每隔数年,御风宗均会有官员叛逃事件,多半是因为官场倾轧,权力争斗失败所致,御风宗也很少会出面追逃。此番名曰“李贤午”之人逃逸,多半也属于此类,只是不知道此人为何会招致御风宗执法队的追击,实属罕见,或许身上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?江枫看了看画像,这张通缉令,之所以能在浅山宗北部大为流传,绝对是因为奖励足有十枚二阶的缘故,这笔钱,足够一介普通凡俗过上半辈子小康生活了。

    收了通缉令画像,江枫直接掏了五枚二阶灵石给郑可仪作为后续的活动经费,并制止了她呈上之前花费细节账单的举动,嘱咐她一切便宜行事,无需事事上报。这种大手笔让郑可仪受宠若惊,要知道,自己在郑家,也从未见过如此大手笔的“零花钱”。

    遣散郑可仪,江枫静坐片刻,整理了一下思路,正要出门去“悦来”客栈,查看萧明真的身体状况,却听见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