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五十七章 三个条件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4 19:24:51 作者: 阿布有糖

    “掌柜,不好了。”桃木拉门外滚进来一个精瘦小厮,正在品茶的倪大宝却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大胆,谁让你进来的?”

    倪大宝心中警醒,匆忙站起身来向后隐隐退了两步,派去黑水门商栈的白中凯,修为比自己高太多了,都能无缘无故不知去向,自从得到这个消息,他一天比一天小心谨慎起来,不止“和气居”暗中增加了几名守卫,对于会见陌生人,也变得谨慎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叫孟庆飞,第四小队的,邵震南是我的队长。”那小厮大口喘着气,怕倪大宝听不清,还往前凑了半步,吐沫星子喷了倪大宝一脸。

    都什么和什么啊,什么邵震南?他正要发火,突然想起来自己平日惯常使唤的“小邵子”,大名好像就是叫这个名字,“什么事,慌慌张张的?”

    “掌柜让我们去盯梢的那个人,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事了?”倪大宝原本的思路被小厮突然打断,这才想起来自己派出去盯梢“江小白”的那件事,这才几天,就出事了,“你们把他打死了?”他刚说出口,突然想起来不对,“小邵子”才不过灵级,连“行动经费”都要找自己讨要的他,手头像样法器都没一件,可没这个本事越级挑战一个玄级修士。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是邵队长他被抓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倪大宝手中的茶杯差点没掉了,赶紧放到一旁的黑木案几上,“他敢在潇湘馆的地头这样做?”他知道“江小白”进了潇湘馆就没出来,想必是在馆阁出的事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萧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萧家?”

    “外门执事萧道彦。他家的护院把邵队长带走了,不过不是在潇湘馆,是邵队长上了他们的当,被骗了出来,在后门被绑走,我跑得快,不然也被抓走了。”

    倪大宝有点慌了,他此刻没心情思考对方是怎么骗了“小邵子”那个笨瓜,挥手斥退小厮,关了桃木拉门,急不可耐的隔空说道,“丘泉兄,你都听到了?”

    “怪事。”微胖的红袍男子的身形渐渐在一旁显露,显然他一直都在,只是在小厮进来的时候,隐身躲藏起来没有出现,“萧家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,为什么要插一手呢?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讲,我可惹不起。”倪大宝的心情平复了很多,“这事只能交给你处理了,我无能为力,就这么报上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萧家也没什么,萧道彦当年连个儿子都护不住,现在那个独苗修士孙子,不也是成了个残废。”被称作“丘泉”的红袍男子嘴里不屑的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个残废的事情,你知道内情?”倪大宝来了兴趣,似乎忘记了自己还是半个戴罪之身,问起八卦来。

    “别想套我的话,等你成了资深金牌长老,自然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墨丘泉,你就蒙我吧,还想骗我立功,从前银牌的时候说要成为金牌,现在还要成资深金牌,当年怎么和我说的,金牌长老就能参与机密,后来才知道只是个干粗活的大头兵,你们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倪大宝一甩大袖,就要出门,既然萧家已经出来斩断了一切线索,他乐得打个报告上去交差,自然有人继续查下去,他之所以“躬耕如牛”的出力为灵笼商会挣钱,就是为了能混进核心圈子,不止在地位上,也能在大道上混个明白,现在想来,高层对自己这个金牌会员,还是划了太多限制的“笼子”给自己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心中颇为不满,一时竟有些怒火中烧。不过他也是演戏给墨丘泉这个“钦差”来看,知道萧家插手后,他现在心情好得很,好比一只烫手山芋,被人当街直接抢了去,再无烦扰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老兄弟,不要这样嘛。”

    墨丘泉一把拉住了倪大宝,知道这货是要借坡下驴,落得清闲,他确实戴着“钦差名头”没错,但没有倪大宝配合他,这商栈他一个人都指挥不动,到时候白凯南一案调查不清,他也摆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“倪兄,知道越少,越安全。来来来,咱们哥俩好好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急奔的覆蓬马车行驶在道路上,华丽的车盖一看就是显贵所用。车内宽敞,装帧华美,轮毂都经过特殊包覆处理,基本感受不到多少颠簸,这里是真武城通往御风宗的官道,宽阔平整,并由专门的“筑造修士”固化整饬,增加排水设施和美化,同时容得下双向六架加宽式马车。

    心中羡慕的同时,江枫心中隐隐也决定,一旦财力允许,自己也要将浅山宗境内的官道,按照如此规格来修建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两个必须的前提。一是商业足够繁荣,二是修士的修为水平和数量,要达到一定程度,否则宽阔的道路,只会徒费资财,并引起有心势力的觊觎。比如七盟的赤霞门,不知道此刻万玄微的沟通进展如何,对方给的第一次回话的期限是十日,原本计划中,并无帮助萧氏子弟觉醒这件琐事,故此两方约定在大邑郡等候消息。如今情况有变,自己留下的传信地点乃是大邑郡余小正的店铺地址,侍女郑可仪能够应对得当,还是个未知数,自己并没有提前打招呼,她也未经过专门的培训。

    一路向东北方向行进,再折向东北偏东,就能到达大邑郡,大概有三日左右的路程。江枫没在路上帮助萧明真觉醒法相,不只是条件不允许,而且还有其他的“人为”因素。

    萧明真并非独自与江枫同行,前后三辆马车,除了江枫本人,所有财货和随从,其实都是萧家的私产。按照两人立下的灵魂誓言,“江掌门”的身份得以隐藏,江枫自不知道萧明真用了什么样的借口,说服了萧道彦,让她短暂离开久居的真武城。

    两名侍女随从,资质平庸无奇,属于一眼查不出法相数量那种;两名修士随从,一名玄级六重,一名玄级八重,修为均在江枫之上。江枫只知道后者姓韩,力宗西陵郡出身,就是他出手帮助江枫,解决了灵笼商会的困扰。依姓氏来看,多半是依附萧家的散修,从萧明真对两者的态度来看,反而修为较低的无名修士地位更高一些,他总是半眯着眼,抱着一把宝剑,除了中途用餐,很少从马车中出来,更很少与人说话。

    第一日萧明真倒也兴奋异常,足不出户,当作大家闺秀来养的她,自然看什么都新鲜。第二日看得腻了,便缠着江枫聊觉醒法相的事。长袖下江城子的光斑隐隐发热,好在江枫出发前偷偷找空“喂食”了这毛头小子一番,否则现在就不是发热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别急,我们先谈谈条件。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江枫自然要追求利益最大化,想中途跑掉是不可能的,萧明真知道自己的身份,那两名护卫,保护萧明真是其一,更多的是监视自己,对方很有可能还有远程窃听的技能在,否则也不会放任自家小姐与自己同处一室。

    “一枚三阶的基本费用,需要三次施法用丹,基本上不赚你什么钱。”江枫充当神棍愈发熟练,实际上他的“独家秘制灵丹”根本不值钱。

    “此外,需要答应我三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伊的秀发今日没有仔细扎起,悉数披落在双肩之上,掩住了悄悄戴起的一对金玉耳环,偶尔还闪现出点点水润般的光。虽然在法器上,萧家舍得为自家子弟颇费,但在这些凡俗的奢侈品上,一向管束颇严,这对金玉耳环,多半是暗自备下的,只有出门在外,方才敢戴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想好。”江枫说的是实话,眼下萧明真确实不能为自己做什么,萧家能做的事情很多,比如帮助调查赤霞门,或者求一些普通的进阶地级的法门抄本,但萧明真一介凡俗,在萧家的话语权并不大,求财可以,求其他则强人所难了。否则,几人出行,必然会动用飞行坐骑,而不是现在套几匹有些妖兽血统的角马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萧明真现下就像一颗刚破土的幼苗,甚至只能算一颗埋藏略浅的种子,江枫能做的,就是提前浇水,翻翻土,等待她成长而已。一切都是未知之数。“天罗风清舞”并非如除草伐木般好学的技能,否则萧家也不会强制定下如此家规,前仆后继般去学习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,万一是我做不到的怎么办?”萧明真的小急脾气又上来了,“你该不会是想以后我长熟了,让我嫁给你吧,休想,我的意中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。”江枫赶紧抬手示意,“姑娘你想多了,我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?别以为我天天呆在家里不知道,你们这类人,一个个表面都道貌岸然,肚子里都是男盗女娼,哼,一个个都想拱年轻白菜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我没这个意思,姑娘你真的想多了,而且你也不年轻了,凡俗女子十七岁,好多都领着两三个娃了,况且我不会娶你这样急脾气还爱撒谎的公主病修士的,不过嘴里不能直说,否则就没完没了了。

    “停,我先提一个条件吧,剩余两个条件,不会比这个难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萧明真戛然而止,静若处子,仿佛刚才的不是她。

    这是另外一种手段啊,江枫暗叹,我要有你这等表演天赋的一半,估计长老会快摆平了吧。

    “待你学会了‘天罗风清舞’,如果我需要你帮忙的话,你不能拒绝,但仅需出手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天罗风清舞”是辅助修士战阵作战的一种群体法术,可以激荡修士灵气,变相提升修士战力,对于地级以下,最多可以提升四重实力,但不能越级,对于一名修士可能不算什么,但对于成百上千之众,助力可谓非凡。

    “可以,但不能和力宗和萧家的利益有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虽然浅山宗的修士战阵还没影呢,但以“少年议事团”的俊彦为蓝本,逐渐构建这一雏形,想必是相对靠谱的,在浅山宗周围接壤各大妖族宗门中,力宗,御风宗,七盟联军均有修士战阵,而留给江枫的时间,还有四十八年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来谈谈你的法相觉醒吧。”江枫掏出四枚洁白如雪的“具象符”,这种一阶符箓,可以将心中所想之物,以灵力绘制其上,一般为炼器修士所用。

    “相信我,你的付出,都是超值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