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五十六章 萧家秘辛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4 19:23:19 作者: 阿布有糖

    隔音阵法的脉动平稳,自带宁神效果,似乎比丙字号更高档一些,但也可能仅仅是心理作用,但屋内的陈设,摆放灵果食材的品质和种类,抑或是坐塌上包被的细纹布料,都能凸显出这里的特别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使用了媚术。”江枫坐定,面色严峻,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这几天在潇湘馆为江城子护法,顺便修炼巨木壁垒技能,静修沉淀体内的灵气,江枫仔细回想了当时在萧家的种种情形,萧明真的姿色确属上乘,必须承认,自己在女色的定力上有些缺失,但此种情形,断不会让自己当场失控。联想到萧家白狐传人这一身份,而传言狐族又极擅长魅惑之术,这其中的原因就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非常抱歉,”萧明真深深鞠了一躬,淡淡的芝兰异香飘散过来,尽管只有十七岁,伊的身材却早早发育的曼妙动人,虽然还是那袭黄色长裙,但换个角度近看,相比几天前,却有另一般风韵。

    “当时确实是太心急了,不由自主的使用了本命技能,还请法师见谅。”声音婉转动听,即使不用媚术,也是红颜祸水一枚。

    江枫喉头微动,再次动用灵光扳指,静下心来,摒除挥之不去的“忍不住去细看”的缕缕杂念,“你没有觉醒法相,为何还拥有本命法相技能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……”

    萧明真神色犹豫,欲说还休,这里面必有不宜透露的秘辛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让我帮你,总得让我知道你身体的一些特殊状况,出自你口,止于我耳,这点我可以保证。”甲字房不止拥有统一的隔音法阵,就连明窗也被绣金的锦帘遮罩,谨防他人的窥视,在此交谈,不虞被偷听监视。

    “族内传承有‘千面紫苏真君’的一瓶半神之血,稀释之后,每一滴都可让族内无法觉醒法相的子弟,获得本命法相技能,父亲在世前,在族内立功颇多,故而因此获得封赏,我们兄妹四人,除了明葆自行觉醒之外,均因此获益。”

    “千面紫苏真君”江枫知晓,乃是“光佑真君”的岳母大人,出自青丘的狐族天才,天级后段的强者,在那个时代,此等修为常被尊称为“半神”,故此留下的血液,自然会被后羿称为“半神之血”,想不到此种血液,竟有跨越规则助力后世子孙,开启本命技能的功效,只是作为消耗品,即使可以稀释后使用,几百年来,在数量庞大的萧家后羿面前,估计也所剩不多了吧。

    “羽龙化清丹,为何不尝试使用此类丹药?”以萧家的财力,批量购买此物实数小事,但对三兄妹法相的窥视来看,并没有明显使用过此物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因为白狐血脉,对于有些丹药,有暴烈的冲突,很不幸,羽龙化清丹就在此列。”萧明真低声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,还是那句话,说实话,我才能帮你。”

    羽龙化清丹虽然觉醒法相概率偏低,但胜在药性温和——当然这是相对一些极易丢掉性命的其他同类丹药而言——故此被妖族修士普遍推崇使用,即使江枫自认孤陋寡闻,但也从未听言此类无法使用丹药的事。

    “是,”萧明真俏脸微红,“我们在十二岁,过了觉醒的最佳时段之后,就服用过一枚‘乘鸾青云丹’,想必法师有所听闻吧?”

    “乘鸾青云丹”乃三阶丹药,相比一阶的“羽龙化清丹”,效果强上百倍,只是此药因需要玄级以上修为妖族的全身精血炼制,乃是妖族禁药,即使是富贵家族,大多也只敢使用二阶的“虎变云摇丹”,而不敢触碰禁区,没想到萧家竟敢使用如此有伤天和之药,但结果却十分惨淡,三人均未能觉醒法相。

    使用“乘鸾青云丹”之前,不能使用过类似效果的丹药,其副作用也相当明显,服用此药,其他觉醒法相类的同阶和低阶丹药,均不会再有效果,或许三阶之上还有四阶,但以萧家的财力,以及四阶丹药的稀少程度,断不可能大范围使用。

    “法师,这药是用死囚之血炼制,所以……而且我们不是自愿的,没法选择,这是萧家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的事,”江枫心中唏嘘不已,有权有势之人的生活,并非常人可以想象。也许有一天,自己为了宗门也会被迫做出有违道义之事,今日又何必五十步笑百步呢,平复心中的厌弃,暗道所谓“文修”,其实和“武修”一样,在大道面前都是一个“俗”字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为什么萧明翰看起来不愿意觉醒法相?”他想起了对方在自己选择了他之后,极不情愿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每个家族分支,都必须有一位女修,继承先祖的衣钵,尝试修炼“天罗风清舞”这种家族秘术,祖父这个分支,没有女性修士觉醒法相,就只能出男修,之前是我大哥明葆,明葆哥受伤之后,原可避免这个义务,但前几日,你帮萧明翰觉醒了法相,也就是说他必须去修炼此类功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类功法有什么特别?”江枫回想起萧道彦询问自己“明真是否可以觉醒”的问题,重男轻女在人族和妖族,都是十分普遍的现象,萧道彦反其道为之,反而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天罗风清舞乃先祖亲传,除本身属于一种强大的修士战阵技能之外,女修修炼此功,可以辅助保持魅力,容颜不老,但男修修炼此类功法,则会嗓音变得尖细,性情和爱好,甚至面相大变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江枫大悟,换做自己,也不想练此功,但家族规矩就是规矩,想必是不能有先例的,萧道彦之所以犹豫,十之八九是本来萧明葆重伤,自己这一支本可避免这种“家族规矩”,但安斯年却帮助他成功的“履行”了这个规矩,问题是,倘若拒绝此事,并且为其他萧家分支知晓的话,恐怕会受到其他分支的攻讦,也不知道这次安斯年算不算是拍在了马腿上。

    这样想不够厚道啊,能和一位力宗的实权家族拉上关系,总体来讲还是好的,代价仅仅是一枚三阶灵石而已,对于一个大商人来讲,这个是稳赚不赔的,相信他利用这层关系,很快就会从其他力宗的订单中,赚回几十倍的利差,并且有了萧家这顶大伞的庇护,在力宗的商业网络,会更加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“还请法师大人帮我觉醒法相,这样我三哥就可以不必受此折磨之苦。”萧明真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让人颇为动心,一下子就将江枫飞走的思路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小小年纪,倒是重情重义之人。”江枫辗转反侧,思虑着答应此事可能带来的危险,正要答应,突然觉得事情不对,萧明真和萧明翰的样貌明显并非一母同胞,而是与萧明葆更为接近,回想当时的情景,两人的距离,反而不如和萧明浦亲近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。”这姑娘样貌虽好,但心机太不单纯了,说话虚虚实实,总让人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“我和三哥的感情其实也蛮好的,不过,我其实是想学天罗风清舞。”见到谎言再次被识破,萧明真反而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法师,你可真是个怪人,苦情戏不是万能的么?”她急的跳脚,裙摆也随之左右摇曳,“要是答应帮我,我就帮你把那个破灵笼商会的事情解决掉。”

    “灵笼商会?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知道?你已经被灵笼商会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知道,些许毛贼,不会把我怎么样。”江枫觉得必要的“装”还是要继续的,虽然他也仅仅是猜到而已,否则岂不是不仅要帮着觉醒法相,反过来还要谢恩。好在爱撒谎的萧明真终于放下面具和他开诚布公的谈条件了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。

    “只是小事一桩,不用担心我算作报酬。”萧明真拈起灵果盘中装饰用的一朵白色菩提花,一片一片花瓣的撕落,“装成大家闺秀演苦情戏可真累啊,说吧,要我为你做什么,江掌门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枫瞬间整个人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他第一时间想到底是谁认出了自己的身份,无论是“灵笼商会”还是“仙人居”,自己都没有理由暴露,即使是朴铁信那里,也没有留下手尾,况且,他相信朴铁信即使被武力逼迫,也不会说出自己的隐藏身份,那么,会是谁呢?

    “你在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我还有求于法师。”话虽这样说,萧明真可没有一点“求”的意思,此时她已经恢复了“主人”的身份,坐在摆放白玉花瓶的松纹木桌上,露出裙摆下方新拨莲白般的脚踝,荡来荡去,看起来这才是她真正喜欢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件事,告诉我,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,我就答应你。”江枫觉得自己得死个明白,不然帮着“仙人居”干了一次活,跟中了“仙人跳”一个效果,想想就亏了好多。

    “我的本命技能是‘暖魂之触’,接触到对方的身体,只需对方被短暂魅惑,就会知道他的真实身份。江掌门虽然是玄级,但一瞬间的功夫,足以让我探测到隐藏的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。这下就通明了,原来暴露身份的不是别人,而是自己。天下之大,法相技能千奇百怪,还真是不能掉以轻心,只是瞬间的接触,心中荡漾之际,自己的身份竟然被对方成功捕获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话算数,但你的法相,不可能一次就觉醒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萧明真急了,一下跳下桌子,纤纤玉手抖动,食指高高翘起,指着江枫,“你是不是想耍诈,为什么萧明翰可以,我本命技能可比他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疯,听我说。”这丫头片子变脸真快,江枫对她的评价更加“不稳定”了。

    “我自然有我的道理,相不相信是你的事。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,就知道我定然不是个食言而肥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小小浅山宗,这个可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三次,你需要我为你施法三次,才能确保成功觉醒法相。”江枫没理会她的胡闹和小性子,既然已经让对方知晓了身份,就必须要尽快将这个首尾扫除干净,不过,此刻他有了个更好的主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