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五十四章 白狐传人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4 19:22:45 作者: 阿布有糖

    “江法师,我完全理解您的担忧,”坐在温暖如春的雅间,安斯年殷勤的沏上香气扑鼻的灵茶,小心的劝慰道,“我找的客户,都是心地良善之辈,在力宗地界上,这样的人不多,但您要相信我的眼光,我们商人最怕的就是睚眦必报的人,和气方能生财。”他露出与年龄不符的老成笑容,“所以,您看这件事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先看看人,报酬我希望是灵符,非制式那种。”看人对于江枫是必要的,倘若是个三灵根以上的凡俗,短时间内想要觉醒法相,万万是没办法的,体内的灵气充裕程度,只能支撑一次性拔出一种灵根。

    “这个没问题,灵符的事情您放心,包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夜色如水。

    安斯年引路,两人穿过光佑真武大街,转到真武城的西山地区,沿着整洁的盘山路疾行,这里居住的家族非富即贵,故此禁止飞掠,但一路风景是甚好的,即使在半山腰,也能鸟瞰半个真武城的灯火,颇为美观。

    这是处不算太大的青砖院落,相比周围的邻居而言,这处私宅简约而幽静,从主人任由枫叶洒满庭院来看,像是颇受人族文化影响的妖族文修。所谓文修,是指相对喜好战斗杀戮的武修而言,信奉清净自然,无为而长生的一类妖修。在力宗“尚武”的文化氛围中,十分罕见,反而在北部的御风宗,大有市场。

    会客室装帧的颇为雅致,让江枫不仅回想起在人族“乐川”盗宝的见闻。屋内燃着上好的檀香,冲淡了一路的匆忙。在正堂中央的大理石供桌之上,挂着一幅七尺长的“光佑真君”画像,从这点来看,这家主人,多半是他的后裔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我之前提到的江法师。”安斯年同接待两人的管家去了片刻,就带回一名儒生模样的灰须老者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萧长老,檀香居的主人。”文人墨客一般会给书房起个雅致的名字,同时也以书房的主人自称,看起来这位萧长老也有这个爱好。

    “散修江小白,见过萧长老。”既然是长者,江枫自然需要执晚辈礼,况且对方身上,还露出几乎微不可查的地级气息。

    “客气,客气,在下萧道彦,只是多读了几年书,小友不必客气。”萧长老一脸和煦,从谈吐来看,确实属于文修无疑,如果是武修,多半会说出“练了几年功”的客套话。

    三人连同管家寒暄了一阵,江枫才了解事情的原委。

    萧家是力宗的五大原始家族之一。萧道彦并非家主,但因为担任力宗外门执事,方才成为家族的中坚力量之一,虽然力宗外门执事号称有八人之多,但他因为掌管弟子考校和晋升内门,位列第三,实际上颇具权势。

    依安斯年一路介绍,萧道彦实乃清心寡欲之人,虽然出身高贵,属于光佑真君第六妻——白狐一族的传人,但平素行事低调,鲜以贵胄身份自居。对于家族后辈的法相觉醒,也本着“顺其自然”的态度,故此他这一脉子弟中,修士数量一直最少。

    萧道彦的孙辈原本有一名修士自然觉醒法相,本已收录入力宗外门,但半年前与浅山宗一名后辈私斗受了伤,自此修为就停滞下来,即使服用天地灵宝,也不得寸进,几次聘请名医,都未能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“没有找浅山宗的麻烦么?”江枫想起了任晓龙一案,心道不会这么巧吧。

    “这个没有,就是发了公函问了一下情况,小孩子打架,双方都有责任,后来就没有追究。”

    同样年迈的管家虽然一直在拐弯抹角卖弄家世,但态度也同主人一样谦和,“后来听说浅山宗关了那弟子三个月禁闭,我们就更没有去追问了,说起来,明葆和那人还是好友,听说这事,反而心生惭愧,要不是因为修为停滞,我们一直阻拦,早就找上门去帮他开脱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真是任晓龙。

    对方如果没有撒谎,王显道所说的力宗找麻烦一事,根本就是不存在的,多半是他借着公文,打压初始家族,同时试探自己的底线罢了,想到这,一丝烦闷油然而生,不过很快就被江枫压下,此事在浅山宗已经尘埃落定,没必要在此事上揪着不放,横生枝节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就一直劝说萧长老,再选择一名子弟觉醒法相,由此我就想到了江法师,我侄子的法相,就是江法师帮助觉醒的。”安斯年及时的拉回话题,从他再次主动谈起此事来看,事情多半是他在推动,对方的意愿,反而不是很强烈。萧家的背景显赫,安斯年多半是想借此攀附一颗大树而已。

    “带明真、明浦、明翰过来。”萧道彦考虑了许久,叹了口气,终于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三名少年子弟被带了过来,依次行礼。两男一女,明浦和明翰是男儿身,书生打扮;名真一头秀丽长发,鹅黄长裙,举手投足略有些矜持,长相倒是与安斯年店里的女子有几分相似。虽然几人没有觉醒法相,但家族的供养,还是让他们保持在灵级一重巅峰状态,比起普通的凡俗,不止气质上有很大差别,就连身上佩戴之物,也充满了灵气。

    满眼蓝光带紫,真是奢侈啊,江枫用“玲珑宝光”看去,心中不禁暗叹。

    灵级一重能够驱使的高级法器很少,但并不妨碍豪富家族打造【降需】【健体】这类属性的法器给凡俗子弟。萧家看起来行事低调,实际上在子弟身上,反而舍得撒钱,这让江枫不得不怀疑,之前让萧道彦犹豫的深层原因到底是什么,并不像“文修”这两个字能够掩盖的。

    明真四法相,明浦六法相,明翰双法相。江枫假装问了每人几个修炼方面的问题,暗中开启分相术,查看三人的法相情况,又摸出一枚拳头大小的漆黑珠子——这还是他之前为了骗钱准备的——在三人面前晃了晃,心中却早已笃定可选择的对象。手中这枚毫无灵气的普通珠子,并不会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江枫只是要一个仪式感。

    “就明翰小友吧。”他指了指萧明翰,给出了自己的选择。有双法相,他自然不会选另外两人。

    萧明翰原本站定的身形明显晃动了一下,面色登时变得灰暗起来,他看向萧道彦和管家,“爷爷,这——”

    “明真不行么,江道友?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个,事实上很看天意的。”江枫故意看了看黑色珠子,意思是这不是我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明翰,天意如此,你就让江道友帮你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画风不对啊,江枫突然觉得事有蹊跷,不是应该蹦起来欢呼雀跃么,凡俗有机会修炼,是天大的好事才对,怎么这人像是“伤别离”一样痛苦,难不成,他们都没有一点进取之心么?

    明显不合理,压下心中疑问,开始施法。

    仪式进行得颇为顺利,有了之前“施法”的经验,以及后来的操练,萧明翰的“玉如意”法相,很快就化作金葫中的一滴灵液,仅留下“兽皮战鼓”法相独自吸纳灵池的灵气。事后昏睡的萧明翰,也被特意照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萧长老,我们会在此间停留一段时间。”安斯年有之前的经验,自然知道萧明翰需要几天才能苏醒。

    “不必如此。安道友我还是信得过的。如果明翰真的觉醒法相,我自会安排李管家送一份重礼到仙人居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能够帮上萧长老,是我的福分。”江枫知道安斯年还需要客套一段时间,或者还有一些不想让自己知道的秘辛要谈,便找个“更衣”的借口,出了密室,待到回转,与李管家一同站在屋檐下等待二人。

    天刚破晓,青色的天际,稀稀落落的散着几颗残星。

    借着闲聊的功夫,江枫故意提到萧明葆,对于这个与浅山宗有交集之人,他心中还是颇有兴趣的,特别是修为不得寸进这件事,很蹊跷啊,难不成被黑蛇之灵附体了么,任晓龙会有这个本事?

    面颊黑瘦,眼神黯淡无光,整个人瘫在床上,勉力才能坐起,就像传言中使用禁药或者修习魔功之人一样,仿佛被无形之力抽干了身体。可以想象,如果没有萧家大量的灵药丹药投入,这萧明葆,恐怕早已成了一抔黄土。

    “你受了伤?”江枫自然不会提到任晓龙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,”为了安慰萧明葆,李管家只是将江枫介绍成医者,这些日子,萧明葆也见得多了,早已无喜无悲,就连李管家,在介绍完之后,也自行离开,看起来,萧家对于萧明葆,多半也已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与人相斗,但也没有受什么大伤,回来就莫名其妙的病了。”他的嗓音略有尖细,虽然因为病痛变得沙哑,但让人听起来怪怪的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?没受什么伤?那看起来不是因为任晓龙的缘故,“在哪里打斗?”

    “浅山宗的伏元镇。”

    伏元镇?印象之中只是六十几个普通的镇子之一,即使升格为郡的备选之中,也没有这个镇子,那里有什么特别么?压下心中的疑问,江枫开启了“分相术”,穿透白雾,一株红色的树状珊瑚出现在眼前,很明显的单法相,在变故发生之前,据说萧明葆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灵级七重,没什么特别的,虽然不是战斗法相,但应该算是不错的辅助类。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江枫正要关闭“分相术”,却发现珊瑚的根部,隐隐有一股黑气萦绕,那黑气初看起来并不明显,在多孔的珊瑚质体中间缓缓流动,伴随珊瑚吸纳灵液中的灵气,那黑气也加速流动,从珊瑚中带走一丝灵气,连通到虚无的空间之中,了无踪迹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

    江枫突然感到心口传来一股莫名的颤动,仿佛被人抓住了心脏,待到凝神观察,那黑气却仿佛有腐蚀作用一般,刺痛了江枫的双眼。

    赶紧关闭法术,后退了一步,心口那种压抑的感觉方才消散,再看萧明葆,脸上的神色,仿佛又黯淡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少爷,该吃药了。”门外伺候的丫鬟,已经端了灵药过来,江枫闪过身,“你的病情很蹊跷,我还得再琢磨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夫。”萧明葆打起精神,在床上抱拳示意,算是行了礼,如此年轻的医者,他本也没有报什么希望,但他方才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,只是还未细心感受,就再度消散了。

    我的病,严重到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了么?他心道。

    出了病号萧明葆的院落,江枫正要回转去找安斯年,却突然从角落里闪出一道身影,把江枫吓了一个激灵,在拥有地级强者的院落里,江枫可不敢贸然放出影子来探路。

    “姑娘,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来者正是萧明真,之前一同等待江枫鉴定法相的萧家女子。

    “法师,请您帮我觉醒法相。”萧明真突然跪下,似乎早已经等在这里,鹅黄长裙已经换成一袭黑衣,只是天已放亮,并不能完全隐藏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什么状况啊,江枫整个人都懵了,看之前萧明翰的表现,仿佛极不情愿的样子,如今萧明真的态度,怎么就反转了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