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五十三章 专业掮客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4 19:22:27 作者: 阿布有糖

    “春秋千古醉。江兄,听说过没?”

    “没,说来惭愧,浅山宗的情报系统基本上属于摆设。”在兄弟朴铁信面前,江枫倒不用脸红,而且今天也没有林巧蝶在一旁揶揄。

    “此物本是一幅名画,出自“界山老人”之手,据传内藏一处宝藏,但是几代赤霞门门主,都没有办法找到其中的玄机,为此,在曾宝贤的老爹曾明升时代,还举行过鉴宝大会,集思广益,寻找宝藏玄机,可惜未果。”朴铁信说到这有些遗憾,“我那时修为尚浅,没有资格去,不过话说回来,我一个粗人,可没那个本事看出来。没准江兄你倒是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借你吉言,等我晋升地级,一定找机会看看,不过眼下赤霞门要给浅山宗使绊子,是敌非友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认识一个人,也是“雪鹰”的成员,或许他有办法。对了,你加入“雪鹰”的事情,实在不好意思,他们不愿意增加非战斗法相的修士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朴兄有心了。”朴铁信能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江枫已经颇为感动了,能够加入这样的准杀手佣兵组织,对于浅山宗来讲,一定大有裨益,然而他原本也觉得这件事成功的概率微乎其微,如今得到同样的答案,虽然有些失落,但也在意料之中。对于这个组织,他的期待度反而增加了。

    如果能借助他们做些隐秘的事,倒也是不错的,有了朴铁信这层关系,他对“雪鹰”的信赖,也多了三分。

    朴铁信出去一盏茶的功夫,就带回一名光头大汉。

    “你和赤霞门,还是与曾宝贤有仇?”

    圆脸大汉神情淡漠,眼若铜铃,宽阔袒露的肩膀上纹满了龙纹刺青,虽然武器没有带在身上,但手臂上一道粗大的蜈蚣伤痕,乍看上去,就是刀口上舔血的杀手。

    “万玄微万兄是自己人,他的家族在七盟有相当大的影响力,所以江兄,你尽可以将问题讲出来。”朴铁信将光头男介绍给江枫,同时给了一个颇为肯定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仇怨,想必朴兄也简单介绍了情况,浅山宗不想与赤霞门为敌。坦白说,我们也打不过。”

    浅山宗修士不过百余人,强力的地级修士一个没有,自然不想惹赤霞门,当然,明面上赤霞门也没法攻打受宗法制保护的浅山宗,但是暗中干掉自己几名长老,甚至并不用自己动刀子,比如与人族天理门进行利益交换,即可达到目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朴兄是你的朋友,我可以接下此事。”虽然看起来长得粗枝大叶,没想到这“莽夫”外表之下,还是个专业掮客。

    “五十枚二阶灵石,一口价。”光头男报了一个让江枫有些吃惊的价格。

    “万兄,这?”朴铁信有些不好意思,这个价格,以他对江枫和浅山宗境况的了解,恐怕很难拿出来,除非他卖掉之前得到的蚁后毒囊。

    “朴兄,这个价格说老实话,属于兄弟内部折扣价,我在家族中之所以能如鱼得水,也是需要经常打点的。”万玄微并未因朴铁信的出言提醒,而露出任何不耐或轻视的表情,可见,除了兼职掮客赚些钱之外,他在骨子里,也和朴铁信一样,还是义气为先的。

    “无妨无妨,”江枫知道这时候不能怂,“命悬一线”之际,出血是必然的,况且眼下自己也出得起这个钱。拿出五十枚二阶摊成一小堆放在桌上,“那就劳烦万兄了。”

    “尽管放心,三个月之内,我负责帮你和赤霞门的来往沟通,十天内,等我的第一次回信。”万玄微单手抄起灵石,抱了抱拳,未多客套,“等我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那蚁后毒囊卖了?”送走光头男,朴铁信颇有些歉意的问道,毕竟人是他介绍的,也没到料到价格如此之贵。

    “没,最近发了一笔小财,朴兄无需担心。你的九环大刀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前几日才拿去祭炼,凑够材料,都要破产了。希望能把‘燃’搞出来。”朴铁信眼中闪过一丝满是期盼的亮光,假如上次在蚁穴中九环大刀就有“燃”,两人也不至于那么狼狈,不过经历了上次的冒险,朴铁信的玄级八重修为,似乎隐隐提升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朴兄的修为?”

    “托上次的福,现在玄级九重,再过两年,恐怕就得考虑晋级地级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话说玄级中段以后的修炼,有什么诀窍呢?”江枫身边能够信赖的高手,除了雷右旗,恐怕就是朴铁信了,故此,他也趁这次拜访,顺便讨教此事。他现在已经玄级五重,很快就要进入玄级中后段,必须提早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在浅山宗卷帘司的记载中,从未有过玄级晋升地级的记载,盖因黑蛇之灵附体的缘故,历任掌门要么在地级吃老本,要么停在玄级停滞不前,所谓修炼心得,自然无从谈起。这也是浅山宗相比邻近宗门,底蕴有所不如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说诀窍吧,有两点,是我自悟的,讲出来还要靠你自己理解。”朴铁信丝毫没有藏私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第一,在我这个阶段,普通的天地灵物基本上没用了,除非是三阶以上的,这个兄弟我比较穷,没法验证,也是听“雪鹰”里面的兄弟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要么想办法投靠大家族或者修真门派,要么捡尸。不过我觉得这两个是一个意思。究其原因,还是晋级地级的关键内容,不是咱们散修轻易能够知道的,都掌握在大家族的手中,或者至少是已经晋级地级的修士方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要么投身一个大家族,这样只要真的融入其中,没准人家会送你一场机缘;要么就干脆寻找机会,干掉一名地级强者,从中寻找线索。”

    线索?江枫想起了况书才拿走白先生尸体的事,以及雷右旗拿走妖丹的事情,或许他们在未来,都能给自己提供一些借鉴。

    “朴兄,你打算走哪条路?听起来,大家族或者门派这条路,似乎更顺畅一些。”朴铁信属于战斗法相,相信只要悉心去找,并委身投靠,多半是可以混到一些传承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没有,不过‘雪鹰’中有人有路子,就和方才的万玄微一样,专业掮客,赚钱乃是散修第一要务。这种路子见不得光,不能公开出来叫卖,而且只能卖给熟客介绍的人,不过据说不少地级散修,都是用这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打听过,价格很贵,而且据说方法还要因人而异,不是所有人都能走通这条路子。”朴铁信特意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捡尸呢?”这个听起来,应和杀人越货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“那也得看机缘,看实力。”朴铁信低声说道,“这个比上一个方法更有效,但拿取妖丹,等同结下家族血仇,对于我们这种毫无跟脚的散修来讲,这个方法虽然实用,但与此相对的,危险也越大。况且等我们到了地级,也会成为其他散修的狩猎目标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相比暂时遥不可及的地级,江枫还是静下心来,一家一家的逛符箓店,安心寻找起适合自己的非制式灵符来。但是这类东西一不能试用,二则本身属于地级圈子较常使用的东西,数量也少,故此一整天下来,灵符认识了一些,但还是没有出手。地级修士多半有自己熟稔的路子,或者家族长辈的推荐,这点,孤单而行,甚至还要“哺育”宗门的江枫,实数力有未逮。

    “仙人居”

    江枫一瞟见这张金字招牌,突然想起来,上次在“潇湘馆”里遇到的安氏叔侄,这“仙人居”不正是安斯年开的么,自己还有一张贵宾卡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想看看非制式符箓。有什么推荐么?”这句话今天江枫已经说了不下数十遍,多半得来的都是一头雾水的吹嘘,似乎每一张都很厉害,价格也都贵得要死。

    “您是这里的会员么?”很甜美柔和的声音。

    啥?

    这是今天江枫听到的第一个异样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区别么?”

    顺着青绿色的裙摆向上看去,竟是个长相温婉的女子,肤色白皙,长发及腰,当属于未觉醒法相的凡俗。逛了一整日店,不知道买什么好的江枫,一般都只是直接看有什么没见过的符箓罢了,至于谁在卖,反而从一开始的仔细查看,过渡到只闻其声了,每每都得花不少时间,才能从天花乱坠的溢美之词中,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七法相,他不禁动用“分相术”多看了一眼,经过频繁的练习,现在只是查看法相,江枫已经很熟练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我们的会员,可以让店主给您亲自介绍的,我并非修士,恐怕很难给您介绍的清楚明白。”

    耳目一新啊,江枫感叹,突然想起来,是不是自己被对方友善的态度影响了,提醒自己静下心来,是买灵符不是聊家常,于是将之前安斯年给自己的纯银贵宾卡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否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江法师。”女子原本交错在柜台上的双手竟然有些慌乱,“请您稍等片刻,我去叫店主。”

    这就认出我了?

    江枫把银卡正反两面都仔细查看了一番,也没有看见有什么特别,其实他之前也看过这贵宾卡,就是因为毫无特征,他才走进了这家“仙人居”。

    不知道对方为何认出了自己,突然意识到,自己从朴铁信那里离开,就用了江小白的形象,难不成对方是靠长相?这是记住我了呀,话说之前还发信到余小正的地址,问过我是否愿意接觉醒法相的活呢。

    事情有点麻烦啊。

    江枫正要离开,却见到安斯年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江法师,可把您盼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