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五十二章 风云渐起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4 19:22:08 作者: 阿布有糖

    远在边陲的小小湛川镇,在这晚秋初冬的季节,不请自来了五六位七盟的客商,并且因大量收购此地特产“夔角牛”,导致价格比之前上涨了三成。

    原因无二,东部的七盟和天理门怼起来了,战事一起,物价飞涨不可避免,嗅觉敏锐的商人们,自然不会放过难得的商机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大好事。

    邻居内乱,不论胜负,都会有损失,战后休养生息,实力多少会有削弱,自然会提升紧邻的浅山宗的安全系数。妖族分封宗法制的保护,对于浅山宗而言,仅剩下五十年,不说西部强大的力宗,西北部的御风宗,就连七盟较大的妖宗金城派,也够浅山宗吃一壶的,纵然领土面积不如浅山宗大,但资源的丰裕程度,领民的数量,以及修士的修为层次,各方面都远胜浅山宗。

    作为七盟中最大的人族宗门碧云宗,与天理门正面交锋,从实力上应当处于下风,但整个七盟的力量,则远大于天理门。天理门与七盟的落英门、古剑门接壤,战事一起,两家直面兵锋,多半会出兵帮助碧云宗。故此,天理门能够占优的概率不大,当然,最坏的情况是天理门胜了,那也许……

    江枫想到这,赶紧随手捡了树枝,在地上粗粗划出七盟相对位置的沙盘,这一细看不打紧,倘若天理门胜了,再灭了人族宗门落英门和妖族宗门雁栖岭,那么浅山宗恐怕就与天理门直接接壤了。

    一身冷汗,天理门可是不受妖族宗法制的制约的。

    情况比想象的要糟糕,高兴早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可能性不大,七宗联军对一宗之力,尚不能取胜的话,那只有一个可能:三个妖族宗门,特别是七盟内部最大的妖宗金城派作壁上观——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,毕竟它还有一百年宗法制的保护,其与天理门也并不直接接壤。

    倘若有域外“大哥”参与,譬如七盟南部的魏国,西北部的御风宗,甚至远在东方的人族大国齐国,那么未来形势就更难以预料了。

    推演无法继续,手里的情报少之又少,或许可以求助“黑驴张”的余小曼,算算时间,她也该从七盟的商栈返回,于是改了先奔大邑郡的打算,弃了官道,直奔真武城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仅仅半个月,“黑驴张”合并了旁边一家灵草店,整体格局宽阔了许多,额外开辟了一个隔间,用丝绸帘子简单隔开,倒也很接近大店铺的“前店后家”形制了。

    江枫来到此时,正赶上余小正也在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没去大邑郡坐堂?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还得谢谢你,”余小正笑嘻嘻的,有点容光焕发的感觉,“你找的二掌柜不错,伙计也机灵,很符合我当掌柜的梦想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我,你多付薪水就好。”店内没有客人,江枫也就直接靠在柜台上,低声问道,“我问你,七盟那里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算问对人了,”余小正闲极无聊呢,“我和你讲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,”隔开的房间内传来余小曼的声音,“小正你不要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余小正摊开两手,示意我已经尽力了,拉住要走的江枫,低声说道,“那个灵巧的伙计,听说是你家里的侍女,回头能不能卖给我?”

    江枫也没答话,笑着拍了怕余小正的肩膀,听起来侍女郑可仪在大邑郡的事务做的还是不错的,虽然能得到余小正的青睐不能说明什么,但是身份的隐藏做的还是到位的,并没有泄露浅山宗的根底,只是她的资质乃是六法相杂生,大道之路比丁灵芸还要艰难,不过,至少人品比怕苦逃跑的后者要强上不止一点了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余小曼今天并没有穿那件日常的纱裙,而是一身生活短装,露出精致的小腿,倒也干练。仍然黑纱遮面,右臂缠着厚厚的麻布绷带,整个房中也充满了浓重的药味。尽管如此,她的修为不经意间已经提升到灵级九重,看起来,家族在她前往七盟之前,花费了不少功夫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碍,只是被过路的散修强盗袭击了,他们用了软筋石粉。”

    软筋石粉是一种毒性一般的廉价毒物,但因为会阻碍伤口愈合,解毒麻烦而备受强盗们喜爱,江枫手头也有一些存货。余小曼之前拿了自己的“三五一”正气盟令牌,以家族的实力找到这类解药实数易事,但是她硬是拖着不上报,看起来是有特别的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拿着吧,或许有用。”江枫摊开一枚玉盒,露出十枚断口处浆液还十分新鲜的黑伞灵菇,相当于他存货的一半。

    “果然。”余小曼只是随意的扭头看了一眼,似乎就认出了此物,“七盟和天理门打起来,传言是因为蚁后巢穴的事,你之前给我看的蚁后毒囊,是不是就出自怒风峡谷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江枫喉头一紧,自己抢走了蚁后毒囊,竟然成了七盟和天理门混战的导火索,虽然也许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的一根稻草,但这种效果,也是始料未及的。可以说,一旦暴露此事,自己只会成为双方共同追杀的目标,浅山宗也必然会被动的卷入此场混战。

    还好还好,现在知道这事情的,也就是朴铁信,林巧蝶和眼前的余小曼而已,都算是信得过有节操的人。他突然心有所感,一道灵力卷向绣着几朵祥云的的丝绸帘子,露出正在侧耳倾听的余小正。

    “没啥没啥,你们继续。姐你受了伤,我是怕他对你不利。”余小正讪讪的解释道,敏捷的消失在两人视野中。

    “七盟的形势,不知道是否可以告知?”

    “多谢你的黑伞灵菇,对我的确有用。”余小曼微微颔首,并没有收取玉盒,“事关家族利益,我只能分享一部分情报给你。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正如灵笼商会的倪大宝所言,知识就是财富,事关宗门未来,今天别说是黑伞灵菇,就是真掏灵石出来,江枫也得花这个钱,不过看起来这“黑伞灵菇”是没起到什么效果,对方能够分享少量情报,多半也是看在“三五一”令牌的面子上。

    “七盟中,碧云宗,落英门,凌云山已经出兵,余下的还在观望,双方已在怒风峡谷外打过一场,伤亡都不是很重。其他几宗中,雁栖岭和古剑门出兵的概率较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金城派和赤霞门如何?”此两宗紧邻浅山宗,江枫更关心它们的动向,如果卷入战争还落败的话,那么很有可能需要割地赔款,甚至被翦灭道统,烟消云散,浅山宗也会有新的邻居,也有新的关系需要去维护。

    “赤霞门很有可能会站在天理门一面。至于金城派,我们没有足够的情报,但从金城派境内物价上涨的幅度推断,他们很有可能会暂时保持中立。”

    “赤霞门站在天理门一面,它们可是妖宗。”

    “妖宗又如何?寒山派一介妖宗,不也和天理门关系紧密,只是利益交换而已。传言,赤霞门一直对雁栖岭的风灵谷灵脉有想法,只是碍于七盟的盟约,一直没有动手罢了,此时倒向天理门,所图多半必为此处。放眼整个七盟,甚至外围的浅山宗、黑水门、寒山派,藏在水下的暗链,不知有多少,此番恐怕都会渐渐浮出水面。”

    “有关浅山宗,有什么情报么?”

    暗忖余小曼情报网的厉害,江枫对于重建浅山宗的情报网的念头,更加强烈了,余小曼偶然提到浅山宗,以及“暗链”二字,也让他忽然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后的寒山派掌门晋升地级修为法会,有人要对他们不利,传言浅山宗此番会有多位长老参会,故此有人想趁此机会发难。”

    信息量很大,江枫强忍住自己的表情变化,心中却已经洪水滔天。

    两个关键,一个是多位长老参会,这个秘密算上自己,只有四人知道,是谁透露了这个消息?另一个,有人要对浅山宗不利,那么这个人,或者这方势力是谁?

    “是谁要对浅山宗不利呢?”江枫压下心中翻腾不已的情绪,避免露出不合时宜的神态,在“黑驴张”这里,自己只是个爱买黑白两道情报的冒险客。

    “恕难相告。江道友为何对此事如此关心?”看不见余小曼的表情,只是伊的身体略微前倾,似乎对此问颇有怀疑。

    “我在浅山宗大邑郡屯了一些地,担心会受到影响。此外,有两位家族中人,在令弟的铺子里打工,倘若形势有变,还是早撤为妙,有钱赚,也得有命花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担心,倘若形势恶化,小正会保证他们的安全。”余小曼口风很严,虽然江枫摆出的理由足够充分,但她话语间,不该透露的还是一点都没提到。

    因为手头还有未消化的情报,江枫也不打算在店内逗留,余小曼不是那种死缠打烂就能拿到情报的交易对象。店里的制式灵符虽然便宜,但之前与白先生的战斗表明,非制式符箓对于战斗天赋稀松平常的自己,才是首选,眼下手头灵石相对宽裕了很多,自然应该重新考虑手头的灵符配置。

    “黑驴张”里面也不是没有非制式符箓,正门对面装裱的十分精美的“神木奔雷符”,江枫还借它的名号在怒风峡谷中成功骗过人头,只是今天这符——

    似乎灵气少了些,也许不只是少。

    江枫在这件镇店之宝前多停留了一会,五阶符箓,在玲珑宝光下,应该呈现明显的紫色并带有橙色光晕,这点之前是屡屡验证过的,只是现在这片片模糊的绿光是什么情况?但只是观察花纹的话,和之前明显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嗯,”身后传来一声明显伪装的清嗓音,却是余小正。

    “江兄,不看看法器和符箓?我们这也新来了一些杂记和通俗小说,要不要看看?”

    “看啊,我在看。”江枫努努嘴,示意墙上的“神木奔雷符”。

    “非卖品。”

    余小正额头上沁出丝丝冷汗,“这种高级货,不是咱们普通人能用的。江兄还是考虑考虑普通的二阶符箓吧,三阶我们也有的。”

    江枫还了余小正一个莫名的微笑,拍了拍他瘦削的肩膀,“说的没错,回头见。”

    出了“黑驴张”,在多宝阁鉴定了手头杂七杂八的二阶和一阶法器,留了十件还算堪用的一阶和一件二阶,更改了部分形制,算是为明年年初的“宗门精英子弟会武”准备些彩头。银灵匕首和寒铁飞镖都留给自己,毕竟属性还算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银灵匕首,二阶上品法器,属性一【鬼物】,非生灵目标使用时,可以凭借其自动汲取天地灵气,增强存活时间;属性二【饮灵】,切割目标会消散对方体内灵气并提升品阶,但对鬼物无效;属性三【晋阶】,当汲取灵气后,积攒到一定程度法器会自动进阶提升锋利程度,不超过三阶中品;属性四【灵胎】此匕首在升级到三阶中品后有概率诞生器灵

    寒铁飞镖,二阶下品法器,残品,属性一【风压】,释放时会带动劲风,减缓对方速度,与是否命中无关;属性二【制导】,当一枚命中时,其余飞镖在百步内具有追踪效果,直至命中任何目标;属性三【套件】,当全套在一起时,会增强锋利程度

    前者看起来非常适合妖傀,特别是在江城子无法操纵他施展任何技能的情况下,不过先得江城子修为提升至少到灵级五重以上,方可自由操纵妖傀。【灵胎】的属性倒是蛮吸引人,只是不知道难度如何,倘若让自己杀个千八百个修士才能晋级,那和没有也是一样的,先前玲珑宝光观察下,这法器略有异常,也大半是源自于此。

    寒铁飞镖比较适合当下的自己,当对手追击自己时,适当降低对方的速度,缺点一是残品,【套件】属性无用,二是一旦投掷出去,十有八九就算是扔掉了。

    算上法器卖出的收入,又额外花了五十枚二阶,买了件三阶中品的如意形法器,算是参与寒山派法会的贺礼,既然已经在长老会上言明,这个费用由自己来出,就不能食言。法器虽然属性很渣,但胜在品阶还算拿的出手,算上之前的出手,手头上仅剩下三枚半三阶。

    没必要给寒山派徒增战力,资敌纯属自掘坟墓,这点江枫比谁都门清。浅山宗虽然资源贫瘠得出奇,但也胜过寒山派的苦寒之地,要是寒山派掌门拓跋图心里没有觊觎之念,江枫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五十年宗法制保护,只要自己不轻启战端,妖族宗门是没法主动打自己主意的,当年灭掉宋湖宗,还是人族魏国当主力,七盟和浅山宗,只是暗中使绊子喝汤罢了。

    话说是谁在打浅山宗的主意呢?

    从多宝阁出来,再次遇到了行色匆忙的余小正。

    “够巧的。”江枫一把抓住了他,此时口风极严的余小曼不在,故此江枫打算从他口里诈出些情报。“正要回去找你,你就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做什么?”余小正忙着办事,被陌生人抓住,正要反抗,却发现是江小白,“你想清楚了?把那个侍女转给我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这个意思吧,左右可能有战事,或许你那安全点,我还得早点处理土地,没有时间照拂她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,不过你有点过于担心了,发生战事可能性不大,土地也不急着卖,赤霞门没有那么强,七盟内现在都是一团糟,也不一定配合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话虽这样说,但是如果他们在浅山宗动手,岂不是还是会成,到时候大邑郡的土地再找下家,恐怕就难了。”江枫心中暗喜,原来始作俑者乃是赤霞门,不过戏还是照着演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他们抽不出人马的,浅山宗那种弱菜,几个玄级就搞定了,根本无需动用修士战阵,多半还是在寒山派,拓跋图据说没有反对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。”江枫嘴上赞同,心中却暗暗吐槽,这情报的重点是,寒山派多半也在对付浅山宗的行列中,或者是默许的,“话说,你是不是得出点钱?”

    “这个自然,规矩我是懂的。”余小正右手伸出三根手指,“三十枚一阶怎么样?我是不会亏待兄弟的。”

    江枫没说话,伸手将余小正的中指按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二十?江兄你不用客气,买断自由身,一般也得这个数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说二十枚三阶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余小正嘴张得能吃枚鸡蛋,“我没听错吧,你一个没觉醒法相的侍女,能值这么多钱?敢情是金镶玉的?”

    “不同意算了,回见。”

    江枫已经得了情报,第一要务是抓紧时间闪人研究情报,哪会和他闲扯,趁着余小正惊讶的片刻,挤进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赤霞门?”

    朴铁信的手在密布黑须的下巴上摩挲了许久,似乎在搜罗印象中所有的线索,直到扯断了几根,才有了头绪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了解不多,只知道赤霞门的掌门曾宝贤,修为大概在地级三阶左右,法相是兵器类,具体未知,在七盟的掌门中,实力属于中游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这宗门有一件广为人知的秘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