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五十一章 册封文书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4 19:21:36 作者: 阿布有糖

    光幕符的光芒还未彻底消逝,微光掩映,陵墓之中残存的祭品表面,闪着幽寂明灭的光亮。黑金的棺椁之中,早已躺下的宋维多突然坐起,漆黑的双眼之中,透射出猩红的光芒,盯得江枫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“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纵然来过一次,江枫还是被突然的变故吓了一跳。捏碎几颗灵石,将附近照得更亮,看着一脸无辜的江城子,本来想批评一下的,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看,我说的没错吧。”江城子的小手像模像样的拈起法诀,仿佛在念诵咒语,实则却是在耍酷,他和柳烟箩一样,只需分心操控,不必要摆那么多花架子。

    多半是和自己学坏了,给安新杰做法事,这小家伙虽然在手臂之上,但也是全程旁观的,真是现学现卖啊。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身形宽大的宋维多从陵墓之中站起身来,笨手笨脚的翻过棺椁,直挺挺的矗立在两人面前。经过一段时间的休眠,他身上的伤痕业已恢复大半,但精神状态很差,与最早柳烟萝试图操控他的时候相比,双目神情略显溃散,只是身体之中残存的本能抵抗,经过一番大战,似乎已经褪尽。

    江城子拥有千幻玄火鸦的正统血脉,与柳烟萝的半妖血脉中的妖族血脉同源,故此能勉强操控宋维多行动,这是江枫的猜测。另一方面,因血脉并非完全匹配,无法操控宋维多使用火焰之环、召唤火龙这样的技能,甚至本命技能利爪都无法自由施展。同时,江城子的修为也很低,这点同那个柳烟萝一样,无法发挥宋维多的真正实力。

    好在江枫的意图也不在此。他只是想打开那面闪着金光的秘宝墙体中,镶嵌得整整齐齐的秘匣,从之前的的经历来看,这面墙体中蕴含的宝物,应当不止那两件法宝级器物。

    “退后!”

    江枫带着江城子,一直退到重新挖开的盗洞附近,直到江城子的意念中几乎感受不到宋维多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控制他随便打开墙壁上的一个秘匣。”江枫打出两道二阶水盾符,分别罩住两人,就像宋维多被加持的一样。

    秘匣刚刚开启,墙壁上的机关就被触动,一大波带有腐蚀毒液的寒铁标枪从隐蔽的角落遽然射出。即使有着地级实力的防御,宋维多还是被寒铁标枪穿透成刺猬,身上的水盾符,只是稍微阻滞了下寒铁标枪的冲力而已。

    威力恐怖如斯!

    怪不得陈昆也要借涓灵之手,打开他熟知气息的秘匣,这种机关的威力,恐怕宋维多的身体,也硬抗不过两次。

    妖傀宋维多眼中的红色光芒迅速黯淡,整个身体疯狂的颤抖起来,他伸出还算完整的右手,一道黑色的雾气,卷向他之前沉睡的黑金棺椁,残存在里面的低级符箓和药草被激发出来,飘散在空中,又被宋维多猛然吸入口中。

    这家伙,竟然可以直接吞食此类物事,如果是普通的妖族,早已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啪!啪!

    借助药草和灵符内蕴藏的灵力,宋维多身上的寒铁标枪,被一根根的逼出体外,激射在漆黑光滑的石壁上,引发一片片坍塌。只是那藏满秘匣的墙壁,在冲击下毫无破损,几道金色的光晕泛起,让寒铁标枪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看起来有戏啊。江枫手头正有之前分得的灵笼战利品,因为印满了灵笼的标记,几乎很难光明正大的出手,不如……看宋维多恢复的不错,直接让江城子继续指挥妖傀,开启下一个秘匣。

    可惜运气太背!

    连续两轮寒铁标枪过后,江枫不得不扔掉了手中所有的存货,让妖傀吞食恢复,以便继续尝试。支撑整个大厅的石柱,已经被破坏得支离破碎,即使有无数的灵符和药草,也只能再尝试一次,否则十有八九会被塌陷的陵墓深埋于此。

    妖傀的毛手再次触摸到一个金色秘匣,笨手笨脚的拉开,也只有宋维多的气息,方能如此顺利的开启秘匣。

    一张淡金色的契约文书,呈现在面前。妖傀的双眼闪出一丝亮光,似乎这文书,唤醒了他一丁点记忆,只是那记忆很快被半妖混沌的神智冲散,再次变得浑浑噩噩。失去了半妖手环的助力,他现在只像一个仅存野性的人形凶兽。

    哎——

    江枫叹了一口气,也说不上同情,要说两人也是有共同点的,都是一宗之主。会不会有一天,自己百年之后,也会变成一具这样灵智缺失的妖傀。看着宋维多静静的重新躺在棺椁之中,江枫突然有了想把他带走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这妖傀你能给他下命令,进入灵兽袋么?”江枫问江城子,想要把灵兽这样的生命体放入灵兽袋,要么灵兽自愿,要么实力远超灵兽,而眼下妖傀显然不符合这样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灵兽袋放在我这里的话,应该可以。”江城子讨了灵兽袋,静静的与妖傀沟通,直到一阵光芒过后,妖傀和黑金棺椁,同时消失在视野中。

    “他舍不得这棺材。”

    好吧,看看空空如也的地面,江枫心中感慨良多。既然已经有所得,他也不愿意再次尝试让妖傀拿取宝物,做人不能太贪心,或许这陵墓自己有一天还会来,姑且留作以后,等到自己实力足够,再来探索吧。

    他摊开金色的契约,这才仔细端详起来。文书用古妖文书写,现在已经很少见到。江枫在卷帘司的历史文书中,曾经见过类似的文字,也认得不少。

    这竟然是宋湖宗的开宗立派册封文书,由北陆妖族至尊的“九老头”发放,据说那是妖族延续近万年的最高组织,所有北陆的妖族宗门,包括最古老的赤龙门和华帝门,都是“九老头”册封,每本册封文书,都由一名天级的执事——并非九老头的成员,只是九老头的跑腿小厮——署名并负责监督执行,划定疆界,辅助订立盟约。至于“九老头”,似乎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,至少在浅山宗的记载中,从未有过这样的记录。

    “云初上人”

    这是负责执行的天级妖修的名字,江枫没有印象,记忆中浅山宗的册封者为“鼎湖上人”。天级的大佬们,通常都喜欢称自己“某某上人”,当然,也有叫自己“某某真君”或“某某尊者”的,纯属个人喜好,并没有成文的规定限制,只是如果仅仅是地级修为,就不能这样嚣张,否则只有“被”神秘消失的可能。

    从记录和自己了解的情况,宋湖宗如果延续到现在,还有二百五十年的宗法制保护期,比浅山宗还要长久二百年,只是被人族击溃,加上内乱,就没有办法了,妖族宗法制自然只保妖族。

    这是江枫第一次见到册封文书,浅山宗的最后记录,应该是六代时期,估计要不就是在六代掌门沈爱龙的陵墓中,要不就是七代沈德君弄丢了,或许在两位隶属的“百果蛇莲”血脉家族之中私藏,总之并没有传下来,故此更没可能在江枫这个十代掌门手中。

    握在手中,江枫竟然不由自主的注入一道灵力。

    身体却一阵眩晕,仿佛身体变得飘飘然起来,慌乱之中,江枫想要甩掉册封文书,没想到这物事竟然贴在手心中,强行汲取了更多灵力,直到精神恍惚间,一道灵体透体而出,穿透封土厚厚覆盖的陵墓,破开表层的泥淖污浊的杂物,直奔云霄。

    冰冷的云雾在身前急速下降,轻盈的灵体一路攀升,直到看见远处的耸立的低矮群山,奔流的河川水网,稀疏的丛林和泥淖的沼泽,灵体的视力远超想象。它继续攀升,视野继续扩大,越过江枫曾经停留的湛川镇,看见了东湖郡的边界,浅山宗的领民正在撒网捕鱼;看见魏国的无名城池,那里有人族领民在走动,有执戈的兵士在巡逻。

    他想要转身,灵体却突然下坠,像掉落的陨石,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使劲揉了揉头,但眩晕的感觉却久久不能散去,江枫找到了下坠的原因,体内的灵力完全枯竭了。

    这是个宝贝。

    从刚才灵体透体而出的所见范围,几乎就是自己所知的“宋湖宗故地”了,竟有如此奇妙的作用,查看自己的领地?如果修为更高一点会怎么样?如果得到这个册封文书,是不是可以开宗立派?

    江枫心中一瞬间涌现出无数的疑问,不过他突然有了个明悟,九个月之后的“正气盟”拍卖会一行,似乎已经柳暗花明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云台城,稽首殿。

    掌门邱白寺正凝神入定,他生平信仰一种原始的拜物教,此刻还在默念进行第三次,也是最后一次祷告。

    突然,一股寒意似乎还带着强烈的窥视,将他从空灵的状态惊醒。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,他乃是地级五重的修为,也是黑水门唯一的地级强者,这种变故让他顿时心生警惕,就好比上次觐见魏国的元婴强者“道元圣君”一样,对方的念力随意穿透了自己的每一寸肌肤,寒彻入骨。

    谁?

    那感觉稍纵即逝,待他飞到空中,窥视的感觉却已经了无痕迹。

    他也未收蒲团,披着夜色,抄起一杆红光大斧,就向灵笼商会的商栈飞去。云台城之小,弹指间即可到达,白中凯这家伙虽然属于地级修士中的战五渣,但灵觉不低,方才的窥视感,应该也有体会,可以简单交流一二。

    “什么?不知道干什么去了,至今未归?”

    邱白寺知道眼前这两名神色慌乱的小厮不敢骗他,但他现在的心情,着实糟透了。

    是谁,敢在黑水门捣乱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江枫不知道为什么黑水门的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,原本那些生人勿进的“死人脸”公差,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,塞满了云台城本来就不宽敞的大街小巷。

    灵笼商会这几天也没有什么动静,拐外抹角的雇了几个生脸的散修,探查了一二,得知对方已经停止营业,估计在等待新的长老到来。江枫也不想在此间多等,既然有了一个临时的令牌,纵然是“百鬼堂”的,也能勉强交差。

    想想,或许“百鬼堂”的令牌,更能洗脱自己的嫌疑。

    又逗留了几日,江枫赶在寒潮来袭之前,北上离开了黑水门,穿过浮冰渐显的毒水沼泽,回到了湛川镇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萧条的景象。出人意料的是,原本奉命留在这里的侍女丁灵芸,因为吃不了这里的辛苦,自行跑掉了,连封书信都没有留下!

    没把掌门当回事不是?

    不过,似乎还有一个好消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