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四十九章 陵内混战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4 19:20:44 作者: 阿布有糖

    每一方都看出对方眼中的不善。

    就在江枫四人接踵冲进陵墓的片刻,受困在火焰牢笼之中的孔涓,又正面硬抗了两记半妖精灵妖傀的利爪攻击,此时他的胸前已然被抓烂,血肉模糊。虽然服用了大量丹药,但白先生的储物袋中,多半是灵笼商会的货品,高级丹药很少,好在数量十分巨大,否则孔涓现在的伤势,恐怕会更重。

    陈昆眯着眼,无喜无悲,心中却在飞速盘算,四名陌生修士的突然闯入,并不在他原本的计划之中,他很快意识到,几人恐怕是循着之前那只银灵的踪迹而来,这陵墓他早就用胸中的“乾坤宁心镜”探过一遍,原本并无银灵存在。

    “老四!”

    雷右旗很快看清了形势,他反应最快,那个人族修士手边宝光乍现,几乎就要得手,必须尽快阻止他。

    轰!轰!

    随着两枚黑弹的落地,两道浓稠的黑烟,快速向四周弥漫。队伍中的其余三人,早就吞下解毒丹药,况书才更是迅速蹲下身形,一道无形的声波,伴随他灵力的释放,朝向对方发射,正是他在灵级就领悟的的本命技能“蛇之吻”。

    黑烟之中,遽然腾起三道有着两头的火龙,那火龙初始不大,只有三尺长短,但随风而长,很快就达到两丈的长度,分别扑向雷右旗,况书才和猴子靳东。与此同时,黑烟之中滚出一道满身伤痕,披覆烈焰的身影,却是借机脱困的孔涓,手中捏出一道灵符,甩向浓烟之中。

    漫天飞舞的雷霆之力,汇聚在一起,又从中央爆裂开来,卷曳四方,原本弥散的黑烟,几乎瞬间被驱散殆尽。

    孔涓一愣,露出些许后悔的表情。他没想到这黑烟虽臭不可闻,却能被雷电轻易驱散,雷击固然会让黑烟之中的两人受伤,但是有黑烟在,似乎对修为最高的自己,才更为有利才是。

    趁着火龙没有袭击自己的间隙,江枫果断抽出三道二阶水盾符,分别加持到其他三人身上,身形迅速穿越即将散尽的黑雾,直取柳烟萝。这女子是陈昆的软肋,只要她有危险,陈昆定然放弃宝物来救。

    此刻,“蛇之吻”已经对她产生了部分作用,也让半妖火夜叉暂时陷入到迷茫的状态,原本覆盖全身的火焰,尽数熄灭,即便是先前放出的三道火龙超杀,也萎靡了不少。只是陈昆,却抗住了况书才的秘技,他的胸口燃起一道刺眼的白光,似乎在消耗某种能量,抵抗这种不利影响。

    很好的宝物!虽然看上去就是一件邪物!

    能够将银灵囚禁在内,又可以消耗银灵的生命抵御削弱攻击,甚至抵抗“蛇之吻”的昏睡效果,定非凡品。

    眼见江枫手持蓝焱大剑就要袭来,陈昆果断掏出一大把灵符,甩在迷茫无助的半妖火夜叉身上。

    这并非攻击类符咒!

    而是召唤出无数的黑色蚂蟥!那拇指大的蚂蟥叮咬在半妖火夜叉身上,刺激他不断的挥舞拍打,一时间,棺椁附近象征权力与荣耀的木雕尽数被打碎,就连铺满灵柩的青石镂空地砖,也被踏裂了很多,这半妖火夜叉一身蛮力,江枫竟然无法近前。

    借助火夜叉的宽阔身形遮挡,陈昆快速的对柳烟萝施展两道清明符,同时向月光秘匣抓去。

    休想!

    江枫还未甩出寒冰符,一道软鞭却已袭来,正是之前强行破除火焰之环跳出圈外的孔涓,鞭子末梢抽在秘匣之上,原本半开的秘匣,竟然合拢大半。

    火晶风暴战旗!

    陈昆只来得及拿出一件略小的宝物,就不得不重新面对孔涓的纠缠,何况还有一道寒冰符,已经向他所站之处袭来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他心生退意,自己站在宝物之前,自然成了两方夹击的目标。拉起刚刚醒转的柳烟萝,急速向陵墓深处逃去,放弃了对剩余宝物的争夺,同时也让本来与之对立暂时合作的两方,成了敌对面。

    休走!

    江枫连续甩出两道寒冰符,顿时空中寒意逼人,身形飞掠朝陵墓深处追去。

    队长雷右旗怒号一声,震晕身前渐熄的火龙,手中大锤猛然一击,似乎灌注了不少灵力,随着一抹冲天红光,将身前火龙击成灰烬,奔向月光秘匣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孔涓不可能善罢甘休。手中黑血龙鞭急速抽向试图靠近藏宝墙的雷右旗,那里仅剩一件法宝,他不甘心空手而归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雷右旗眼见来势,右手擎起“寒铁臂甲”阻挡,伴随一声金属磕碰的铮鸣,紫色华光从中涌现,迅速包被了整条手臂,涂抹了“黑鱼齿油”的臂甲,抵消了大部分伤害。尽管无法继续前进,但雷右旗也并未受到实质的伤害。

    啪!啪!

    两道红丸在孔涓后背爆裂,猴子手中抓着一把造型诡异的弹弓,一尺多长的木质弓身上,挂着七彩的兽皮飘带,点点荧光洒落,正是红丸发射掉落的粉末。

    “黏合!”

    猴子双手合在胸前,一道灵力急速从掌心穿出,卷起附近的碎石和木雕碎屑,直奔孔涓的后背而去。

    孔涓连续甩出两道清洁符,试图驱散飞向自己的垃圾,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招式,但这堆胡乱纷飞的杂物,隐隐让他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吃我一锤,雷右旗右手奋力挥舞,已经迎头打下!

    匆忙之间,孔涓只能随手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根黑铁短棍,这是白长老的随身法器,因为内含一枚幼年器灵,还未来得及祭炼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钝器交错,两人均感到虎口一震,孔涓更是压力山大,手臂处青筋爆裂,白先生这具半商半修的身体,还是太柔弱了。与此同时,那堆杂物伴着烟尘贴身飞过,迅速的聚集在孔涓的背后,紧紧的黏合在一起,不断的吸附,变大。

    孔涓只觉得身体变得沉重起来,身体形状的骤然变化,让他的步履变得生疏起来。雷右旗的锤击,他更是不敢硬抗,而自己甩出去的黑血龙鞭,更是会被对方奇妙的护臂完全挡住,顿时心生退意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抓出一大把光幕符,用尽全身灵力全部激发,漫天撒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瞬间,整个半妖灵柩附近光芒大盛,没有准备的三人,陷入到瞬间失明的境地,赶紧发力护住全身,防护可能的袭击。早有准备的孔涓,却一个飞掠,直取月光秘匣中仅剩的唯一法宝“玄真冥月镰”。

    可他却觉得脚下一绊,低头看去,一只碗口粗的斑纹土蛇,正盘在路中央,堵住了他的道路。在护住身体瞬间,况书才施展出自己的灵蛇召唤术,召唤出这只大蛇,用来临时狙击孔涓。那土蛇全身披覆防护碎鳞,攻击手段稀缺的孔涓盘算,一时间恐怕难以击破。

    休想拦住我!

    孔涓勉强动用最后一丝残存灵力,化作一缕赤色烟尘,却留下一摊混杂废物的粘稠血肉,急切之间,他用弃掉身体一部分的方法,甩掉了之前猴子靳东强加给他的黏合之物,换取了自由行动的机会。

    等我拿了法宝,离开这鬼地方,恢复实力,有你们好看!他身前最擅长的莫过于追踪法器的气息,否则也不会短暂与两件法宝接触,就会记住那它们的气息几百年之久。几人此时动用的法器,已经尽在他的记忆之中。

    烟尘越过盘踞在一处挡住去路的斑纹土蛇,卷向半合着的月光秘匣,一团粗壮绞在一起的茶色木藤,却从陵墓深处穿出,直插这缕烟尘。木藤在空中飞速的旋转,大团鲜血伴随碎肉纷纷溅落,烟尘再也无法保持虚幻的形状,遽然收缩在一起,一具残躯凌空摔落,再无一点生命气息。

    好晕!

    落在地上的木藤重归本源,正是前往追踪陈昆和柳烟萝的江枫。扶着身边的棺椁,连连吐几口腹中淤血,使用“藤木化傀符”,不死不休的攻击一个重伤地级,也让他受了不小的内伤。

    还是不熟练啊,在空中快速旋转,虽然有“藤木化傀符”护住身体,但是操控起来颇费技巧和灵力,现在他突然懂了,为什么之前在蚁后巢穴,筑基剑修可以轻易击杀那名同僚,因为用了藤木化傀符,不论体内有多少灵力,都会被抽吸得一干二净,短时间内,对自己也有一定损伤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,赶紧嗑药!

    要不是之前使用了白玉飞针的【中级灵力透支】,恐怕方才的绞杀,自己会和地级修为的孔涓一起身死。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地级修为,即使已经灵力空虚,加上重伤,也还是有一搏之力,反而自己灵力不足的话,藤木化傀符根本发挥不了那样的威能。

    地级修为,果然不是靠嗑药就能简单搞定的。

    “队长,没能追上,那家伙早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缓过一口气,江枫将情况一五一十的说明,在陵墓深处,还有一个隐藏的小型盗洞,陈昆和柳烟萝从盗洞中逃出,还顺手引爆了早已准备在洞口的爆炸陷阱,封住了洞口。虽然被寒冰符击中,但陈昆身前那束一直在燃烧的白光,却抵消了大部分攻击,两人以轻伤逃遁而走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毫无收获。”

    江枫扔出三枚寒铁飞镖,用“玲珑宝光”初步判断,这本是一套二阶法器,只是数量应该不全。陈昆在逃遁之时,甩出来意图减缓江枫的追击,这飞镖会自动带来一股刺骨劲风,阻滞来者的速度。

    几人围拢过来,背靠背嗑药恢复灵力,虽然这场大战暴露了四人很多之前从未展现的东西,但是相互之间的关系,似乎反而变得更加亲密了。

    一旁失去精神控制的火夜叉妖傀,迷茫的站在那里,似乎出于本能,他重新迈进棺椁,躺在那里,凝望着头顶漆黑的石壁,渐渐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清点一下收获吧!”雷右旗是四人中最舍得在丹药和合剂上花费灵石的人,故此最先恢复完毕,“我先说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从今天起,乌衣小队的分配,改成平均分配。”他抬头望向靳东和江小白,两人今日的表现,让他刮目相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