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四十八章 月光秘匣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4 19:20:26 作者: 阿布有糖

    沼泽深处连续响起几声诡异的鸟叫,那是猴子发出的联络讯号,靳东善于模仿野外动物声音,会根据环境模拟出不同的声响,只是在轻重缓急上,有队内约定的特点。

    “乌衣”的其他三人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快速的介绍了陵墓中的主要形势,略过柳烟萝和陈昆的身份细节,包括自己认出他们的方法,只谈及复活制成妖傀的半妖火夜叉宋维多,以及可能被诡异存在夺舍的白先生。

    “在谈条件?”

    几人看向江枫的眼神,第一次充满了惊异。江枫在队内的表现,除了提供情报和望风,还没有其他崭露头角的机会。能够在洞外就侦知如此详尽的情报,三人自问均无法做到,不过他们没有多问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这也是四人合作的基础。

    比如猴子靳东,绝不会泄露自己臭弹的配方;盲脸况书才,也从未施展自己武器上的技能,那件二阶上品法器上,不会没有类似的内容;而黑鱼齿油,队长雷右旗常常涂抹武器所用,明显与商铺所卖,色泽有明显的不同。

    “他们已经谈好了。在月光秘匣中轮流拿取法器。这秘匣只有白先生知道位置,而打开必须要借助半妖之手。”江枫一边介绍,一边分心控制影子,面对两名地级强者,以及诡计多端的陈昆,万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“做一场?”雷右旗征询的目光,扫过在场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富贵险中求。

    月光秘匣定藏有重宝。宋维多是宋湖宗第二代掌门,尽管死后宋湖宗就陷入内乱,但安葬他之时,虽然暗潮涌动,但仍有不错的宗门底蕴。

    “干这一票!”盲脸况书才盯着洞口凝望了一会儿,“埋伏在这洞口,然后这样?”他摆出切中要害的手势,示意在这里狙击对方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不是墓穴的入口,我怀疑他们可能会从其他地方离开。而且这里面还有一个银灵,一直都未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银灵?对,让你跟踪的那个银灵在做什么?”几人突然发现,方才提及的陵墓中对峙的双方中,都没有银灵的消息,将大家引到这墓穴的始作俑者,为什么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“慢!”江枫突然闭眼,全身心的投入到影子的控制当中。

    陵墓中的两方,已经开始行动,也同时保持了最高的戒备状态。江枫令影子蹲下,最大限度的减少自己的曝光面,避免引起对方的注意。

    月光秘匣位于墙体宝库镶嵌的四十八枚秘匣之中,一旦错拿秘匣,就会触发此处的毁灭阵法,不但无法拿到秘宝,是否能活着离开,都是未知之数。

    “左下第三排,第二个。”

    “烟萝,按她说的做。”

    妖傀已经完全被柳烟萝控制,白先生一脸恨意的看着二人,他隐隐猜到,妖傀炼制并非必须使用与宋维多一样的半妖之血,对方的一切阴谋,都是一环套一环,不经意间,他已经深陷其中了。

    他原是宋维多手下败将,本名孔涓,被封印到“黑血龙鞭”之中充当器灵来折磨,并被戏称为“涓灵”。宋湖宗与魏国和其他小宗联军大战,他原本想借此机会逃脱控制,却被早已识破的宋维多扔在兵粮谷,一蒙尘就是几百年。

    半月前,突然遇到探索兵粮谷遗迹的白先生一行,故此才抓住机会,寻机夺舍白先生,之后又偶然遇到巧舌如簧的陈昆,也是对方蛊惑自己,能够复活宋维多为妖傀,只为一枚半妖手环。

    半妖手环的效果孔涓是知道的,无外乎可以削弱人族和妖族血脉的冲突,避免失控和外貌崩坏,对他来讲毫无价值。但是宋维多葬在哪里,却只有陈昆知道,出于对宋维多秘宝的觊觎,以及报复宋维多的目的,他同意了陈昆一同探索陵墓的建议。没想到,一切竟然落入对方的算计之中。

    宋维多的随身兵刃,没有放在灵柩之中,这点并未出乎孔涓的意料,他以白先生的身份,调取灵笼商会的资料,也得知了不少他被困兵粮谷之后的故事。内乱之时,宋维多能够带入陵墓之中的,多半会是很难祭炼之物,或者只有半妖之躯更方便使用的法器,而其他法器和宝物,已被意图谋取掌门之位的有心之人暗自留下。

    孔涓伴随宋维多的时日不长,从气息判断,有两件熟悉的宝物,存在于月光秘匣之中,至于是否有其他宝物,他也无法侦知。

    火晶风暴战旗,玄真冥月镰!

    多么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前者需要借助火夜叉的独特血脉之力,进而激活规模巨大的加持阵法;后者需要注入两种不同的灵力,方可操控,只适合兼有人族和妖族灵力的半妖宋维多使用。

    虽然限制颇多,但四阶法器就是四阶法器,属于法宝级存在,比起三阶中品的黑血龙鞭,档次要高上很多。

    孔涓冷冷的盯着妖傀宋维多的每一个动作细节,再容不得一点马虎。粗大的手掌从按住月光秘匣的那一刻起,他的心跳也随之加速跳动起来。镀金的秘匣微微开启,他能看见里面透射出的红黑二色的宝光,正是自己之前感知的那两件无疑。

    先下手为强。孔涓的这具地级身体,就是最大的依仗,也是唯一能够致胜的法宝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软鞭遽然向那名罩袍女子抽去,体力灵力也奔涌而出,缠绕在软鞭之上,结成互相缠绕的细网。从感知上看,半妖女子在修为上,刚刚踏入灵级,低的可怜。故此,他并没有用尽全力,自己这身修为,只要切中要害,甚至一个无死角的灵力潮汐,就可要了对方性命,那不是孔涓的目的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将对方网住活捉,以她为要挟,陈昆多会就范。这个来路不明的男子,显然知道很多秘辛,这个很有价值。况且,只要困住对方,失控的半妖火夜叉妖傀,多半无法阻碍自己接下来的行动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原本按住月光秘匣的大手,忽然改变了方向,挡住了自己致命的一击。

    “涓灵,你果然想要和我们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是一样!”孔涓拉住被扯住的软鞭,对方要是对自己没有攻击的意图,方才自己的一击,早已得手。

    “那就来斗一斗。给他点颜色看看!”

    妖傀宋维多原本抓住软鞭的大手之上,熊熊火焰霍然燃起,并非之前体表的纯粹精灵之火,而是彻头彻尾的技能攻击,炽热的火焰围成六道火环,像粗大绳索编制的囚笼一般,将涓灵困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能让他使用烈焰之环?”

    孔涓脸色一惊,生前与宋维多交手颇多的他自然认得这技能,连拍储物袋,两道三阶水盾符瞬间包覆全身,同时两道二阶火爆符甩向二人,夺舍的他现在对于白先生这具躯体,掌控还未达到自如的程度,无法使用他的技能,就连随身法器,也没来得及很好的祭炼,只有他原本寄生的黑血龙鞭,方能挥洒自如。

    “呵,你一定以为用你的血一样可以制作妖傀是吧,我告诉你,没错,但是你只能得到一个残躯而已,只有半妖之血,才能完美的掌控这具妖傀!现在,就尝尝他的厉害!”陈昆探身去拿取月光秘匣中的宝物,“烟萝,干掉他,记得留下妖丹,将来有大用。”

    “死吧!”

    柳烟萝的双手透射出两道光晕,合在胸前,全神贯注的用意念指挥妖傀,那烈焰囚笼越变越小,触碰到水盾护罩之上,激起炙热的蒸汽,第一道水盾就要破裂,而宋维多的另外一只手,已经拍了过来。

    火焰对半妖火夜叉宋维多而言,只是一种补品而非障碍。

    啪叽!

    火焰之掌拍在孔涓的水盾之上,那水盾应声破裂,虽然水盾减缓了不少攻势,但掌风之力,却将孔涓身形打的猛烈后退,正撞在向内收缩的火焰囚笼之上,一股反向灵力从他体内冲击出来,将靠近的火焰向外猛推,虽然避免了正碰,但还是受了伤。

    原本打向柳烟萝和陈昆的火爆符,也被宋维多急转的身形挡住,烈火色的袍服燃起,在宽大的腹部,留下两片焦黑。

    看着涓灵短时间难以脱困,陈昆正打算蹲下身,从月光秘匣中拿取两件宝物,就在这时,一道银光从漆黑的角落中急速飞起,直奔陈昆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陈昆的心思并不全在孔涓之上,他对夺舍而生的孔涓,并没有那么忌惮,毕竟这一切都是他预先设计好的剧本。白先生是他主动引来的,自然知道底细,虽然以地级的修为,弹指间干掉之前两个灵级随从不费吹灰之力,但灵笼的“一笑堂”长老,实际上善于争斗的非常少,故此孔涓即使完全祭炼这具身体,战力也比不过能技能半开的宋维多。

    柳烟箩虽然用自己的血激活了妖傀,但实际上并不能完全掌握宋维多的技能,对孔涓虚张声势可以,但他心中早就知道,这个只能看运气,能够让妖傀使用生前一半种类的技能,已经是很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又来了一个么?

    他的嘴角微微扬起,露出胸有成竹般的微笑,似乎并没有把那道银光放在眼中,任它化作一道急速奔流的银链,直奔自己胸口。

    啊——呀——

    只听见银光之中,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,随后陈昆的胸口微微隆起,鼓动周身灰色的袍服,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陈昆从怀中拿出一个残缺了一角的古旧八角铜镜,里面正有两道银光在游动,只是一道还在做困兽犹斗,挣扎着想要脱困,另一道已经如翻白死鱼一般,只剩下随波飘荡的气力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真是个好地方!”

    他收起铜镜,将它重新放进胸口前的袍服之中,“烟萝,快点干掉他,他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,然后我们去找其他的遗迹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陵墓之外,一直闭眼以便集中精力在影子身上的江枫突然睁开眼,率先冲进了陵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