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四十七章 半妖陵墓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4 19:20:04 作者: 阿布有糖

    江枫片刻就做出了让影子进入陵墓的选择,而本人则继续留在陵墓外望风。做出如此决断,这里面不止是因为之前猴子曾经提到过,附近存在半妖掌门宋维多的陵墓,而且有江城子的背书,就在接近墓穴的那一刻,他已经给出了明确的讯号,在陵墓之中,有柳烟萝的生命气息。

    他们进入陵墓要做什么?

    与柳烟萝在一起的修士陈昆,这家伙多半才是背后决策之人,在吉柏城的经历说明,此人绝非一个简单的练气修士,能从两名金丹修士眼皮底下逃走,不论本事,单论气运,也是极佳的。

    影子进入陵墓的那一刻,江枫就意识到,这只是个普通的盗洞,对方并没有找到真正的入口所在。沿途一片灰暗,但视野之内,前面的探索者已经留下了些许照明的痕迹。几名修士的尸体散落在甬道之间,从装束和所持兵器来看,均是用来探路的凡人,触发的机关种类各不相同,但歹毒的程度,绝非普通的陵墓所能拥有。

    这是陵墓的一角,并没有什么特殊的随葬品,形制巨大的青铜器早已锈蚀大半,这种并非法器而是盛装祭品,甚至只是权力象征的物事,在修士眼中,没有任何价值。不少腐坏的粮食,以及凶兽的尸骸散落在各个角落,如果能俯瞰的话,它们也许会呈现出特殊的布局,经年累月之后,除了散发令人窒息的臭味外,毫无亮点。

    到处都萦绕着腐蚀的气息,好在影子没有嗅觉,否则进入此间,至少要服用解毒丸才行,即使行进其间,也时时能感受到这种压力。微风从陵墓中间向外缓缓流动,对方显然用了清风符之类的符箓,不久之后这里的毒气就将排空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么?”

    远处传来一个问询的声音,借助对方光幕符的亮光,江枫发现方才说话之人,正是此前在灵笼商栈所见的白先生。他高大瘦削的身形在五个人之中,十分显眼。在他的身后两侧,各站着一名空手修士,看起来像是他的手下,修为大概灵级中段,比起修为高高在上的白先生,两人低调的多,小心的侍奉在左右。

    “很快了,白先生,您提供的药草品质太低,所以要多费一番功夫。”答话的是一位灰袍男子,因为背对江枫,所以看不见容貌,但他身边全身罩在袍服中的人,应是柳烟萝,那他的身份,自然就是前者的情人陈昆了。

    “别耍小聪明。为什么是先填充灵石,你之前说要先填充药草的。”他抓住了一个细节追问。

    “尸体腐化的程度,比预想的情况要糟糕得多,不用灵石固化激活的话,很难将他制成合适的妖傀。”

    “激活的血液呢?什么时候注入?”白先生语速很快,生怕被对方骗过,即使从站位来看,这也是两拨信任度很低的人马。

    “很快,不用着急。”他拉过一旁的罩袍女子,“烟萝,一会你就将手指划破,按住这个位置。”他伸手从黑金棺椁中抓出一只粗大僵硬的手,捏住了手腕,在上面轻轻一划,似已风干的手臂,顿时从手掌处折断,一个青色铜环样的法器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白先生身形一动,出手极快的将铜环抢在手中,“别耍花招,这半妖手环,等你将它制成妖傀,我自会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自然,您多虑了。”灰袍男子轻笑了一声,似乎并不在意对方抢了手环,“我相信您一定会信守承诺,将半妖手环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半妖手环?

    虽然一瞬间很难理解对方所提的物事是什么,但听起来,似乎有点熟悉。想想当是不错的法器。那么,结合这大墓中所见的种种陈设,眼前棺椁中的死而不朽的家伙,就是半妖火夜叉宋维多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可以开始了。所有人退后,妖傀复活瞬间,除了吸收药草精华和灵石中的灵气,也会吸纳周围的灵气,除了半妖之体,所有人退开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听命退下,白先生犹豫了一下,又看了罩袍女子片刻,才向后退了三步,比所有人都更接近棺椁。

    罩袍女子缓缓的走上前来,右手从黑色的罩袍中伸出,只见她明显不符常规的粗大胳膊上,长满了红色的长毛,很难想象她扯去罩袍的形象,她的手臂微微颤抖,划在一柄早就挂在棺椁旁边的锋利小刀上,这是白先生的意思,只有这样,他才能看清每个细节,作为此间最强者的他,有权力决定这里的一切细节。

    除了仪式,这个仪式应该是那个陈昆的杰作。

    鲜血不断滴下。

    浸入到半妖的断臂之中,那原本干瘪的身躯,仿佛久旱遭遇甘霖的田地一般,逐渐变得红润饱满起来。

    白先生的眼神中充满了兴奋,他似乎在憧憬着什么。

    罩袍女子的手逐渐垂下,接触到那半妖的断臂之处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白先生的眼神恢复了清明,似乎意识到这个动作的微妙,就在这一刻,罩袍女子飞快的扯断了半妖腰间的一块白色龙形玉玦,身形急退,回到陈昆身边。

    “敢耍我?”

    白先生心中遽然生出一团怒火,正要冲上前去,那刻满龙形花纹的黑金棺椁之中,突然传来一阵深沉的叹息声。

    嗬——

    原本灵柩中沉眠的尸骸,猛然坐起,原本紧闭的双目,两抹红色幽光,正逐渐汇聚。他的断臂不断颤动,原本掉落在一旁的硕大手掌,被莫名的吸力引导,与断臂接续在一起,蓝光闪现,旋即恢复了切割前的模样。

    噼——啪——

    那尸骸还未彻底醒转,身上已经燃烧起红色的火苗,待他跳出棺椁,八尺高的身形,已经宛若一团燃烧的烈焰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,凝望着眼前的一切,一股地级的威压席卷而来,除了白先生,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干涩,看起来很多身体元素,并未完全恢复生前的状态,正如一架破损不堪的马车,跑起来每一刻都可能会掉落零件。

    “是我复活了你,宋维多,今天起,你必须听命与我!”白先生放出地级的威压,试图压制半妖火夜叉的灵力冲击,从修为的层次上来讲,他确实有这个实力。

    “复活?”

    神智尚未恢复的宋维多,似乎在回味着这句话的含义,他低头看向站在一旁的白先生,又看了看自己披覆火焰的身体,“你?”他伸出火焰手臂,抓向白先生。

    “尔敢?”白先生没有正面硬抗,而是身形一退,躲过了不算敏捷的妖傀宋维多,“陈昆,你敢骗我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骗你,这的确是可以控制的妖傀。”陈昆将罩袍女子拉到一旁,耳语了片刻,“只不过这妖傀,现在只能接受我的指挥。”

    “拦住他!”

    罩袍女子伸手喝令道,她早已迫不及待的将龙形玉玦带在身上,再次从罩袍中伸出的手臂,上面的红色毛发已经少了大半,看起来还有继续褪去的痕迹。

    难道这才是他们方才提及的“半妖手环”?

    对了,就是那个,江枫回想起来之前在湛川镇听说的传说。

    宋维多的父亲宋精仲,为了让宋维多在半妖形态不至于迷失心智和维持正常的人形形态,借以自在的控制妖力,花费巨资为他打造了一枚半妖手环,想必就是这龙形玉玦吧。想到自己和白先生一样,错误的被器物的名字误导,将半妖戴在手臂上的手环认作此物。

    陈昆和柳烟萝一开始的目标,看来就是此物。只是看起来,陈昆两人没有着急离开,他们的志向不止如此,定然还有其他的目标。

    半妖原本矗立的身体,开始胡乱挥舞起来,他双手捂头,似乎在对抗某种控制,火焰在他的身上忽明忽暗,这种对抗,甚至影响了他体内的灵气运转。趁这间隙,白先生身形急掠,抓向陈昆,虽然柳烟萝看起来是控制半妖之人,但陈昆才是真正的谋主,不论是之前与自己的沟通,以及一手操办复活仪式,甚至指挥罩袍女子的耳语,都足以说明这一切,只要控制了这个练气小修士,他一定有让自己能控制妖傀的办法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根粗壮的火焰手臂,拦下了他。

    “闪开!”

    白先生一声镇喝,怒潮般的威压,就连躲在暗处的江枫影子,也为之一抖。地级修为相对于玄级来讲,并非只是级数上的提升。靠丹药和天材地宝,是无法简单堆出一个地级的。他的手中,飘忽间多了一把红黑色长鞭,猛然向火焰半妖甩去。

    噼啪!

    长鞭飞而复来,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,抽打在火焰半妖铁塔般的身体之上,虽然并未造成实质的伤害,却也让半妖宋维多身形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,这火夜叉手中并无武器,空有一副地级的皮囊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半妖的的野性被激怒了,失去半妖手环的压制,他的神智本来就受到了极大影响,野蛮的兽欲渐渐主宰了他的灵魂,右手乍然张开,露出半尺长的黑色利爪,凭借着攻击的本能,向白先生抓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柳烟萝轻叱一声,那半妖的身形仿佛如遭受雷击一般,停顿在半空。

    “现在相信我们了吧,谈谈吧,白先生。”陈昆反而迎着白先生的方向,向前走了两步,距离对方只有三步之遥。“或者,我是不是应该称呼你为涓灵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气势原本位于上风的白先生闻言身形一震,无神的眼睛浮起阴霾,他身后的两名灵级修士,更是露出奇怪的神态。

    “你在胡言乱语什么?”

    “白先生,你手中的长鞭,不是半个月前才拿到的吧,是不是祭炼的太快了?或者应该这样说,涓灵,你是不是半个月前偶遇了白先生?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他身后的两名修士,似乎意识到什么,其中一名修士,更是注意到对方提及“涓灵”二字时,白先生身形的微颤,抬腿就向外面飞掠。

    啊——
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白先生的手臂已经穿透了身边的修士身体,而另外一名飞掠的逃走的修士,好似撞上了无形的障壁,直挺挺的摔在地上,他的眼神中,充满了恐惧。

    “别杀我,我什么都不会说的。”他的声音颤抖,随即色厉内荏的喊道,“你杀了我,灵笼商会不会饶了你的。我们可以合作……”还未说完,他的胸前,瞬间多了一个不断扩大的黑洞,除了恐惧的眼神,他什么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你的安排。”白先生已经恢复了原本的神态,“原来我也是你设计中的一环,真是高明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我还是不信你能这么容易得手,”陈昆上前探视了两者的鼻息,确认他们已经死亡,“毕竟你已沉睡了那么多年,实力如何,我也不清楚,但你进入陵墓前,找借口收了那两名灵级修士的储物袋,我就明白了,你多半已经夺舍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精妙的设计,眼力也相当不错!”

    白先生轻拍手掌,连击三下,“高明,倘若主人生前有你这等谋士,也不至于让宋湖宗沦落至此。既然已经挑明了,那我们谈谈条件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