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四十六章 银魂引路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4 19:19:26 作者: 阿布有糖

    “叫上队长和盲脸一起旁听,怎么样?”江枫目不转睛的盯着“猴子”的甲字脸,仿佛那里印着花。

    “算了,”被盯得发毛,“猴子”直接就怂了,“他们俩都知道,原以为可以诈你一笔,小白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精明?”

    “说吧,如果有价值,我可以让你先挑战利品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像个样子,你比盲脸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在说我的坏话?”

    “盲脸”况书才扔了手中正削的短木棍,阴鹫的目光看得两人遍体生寒,休整时间对他纯属无聊的消遣,性格淡漠的他表情种类实数稀少,虽然算起账来也锱铢必较,但却是个外冷内热的好伙伴。只是不知为何,距离况书才一旦很近,江枫心中总会莫名多出一分敌意,久久不能散去。

    也许这就是“八字不和”吧,江枫想起来他读过的几本人族杂记,里面玄之又玄的各种理论。

    “在原来宋城湖的范围内,有一处低矮台地,埋葬着半妖火夜叉宋维多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大概方位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啊,你这根本算不上情报。”况书才大踏步走了过来,一脚踩在两人休息的长椅上,将削木的小刀在猴子腿上擦了擦,一本正经的说,“一点可信度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切——”猴子掸了掸身上的碎木屑,撇了撇嘴,“要是我知道细节,不就带你们去了吗。不过我跟你们说啊,云台城这几天陆续来了不少奇怪的人,身上的味道和本地人很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是狗鼻子。”况书才没继续打趣他,事实上他也没有那个爱好,“老大,早点走吧,夜长梦多,猴子说他发现了可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可没说——”

    猴子靳东急了,靠传闻骗点东西没有问题,但是给队伍提供假情报,可是要扣战利品的,甚至自掏腰包请客的。

    “下次早点说。”

    雷右旗终于擦完了一对寒铁臂甲,并且额外涂抹了黑齿鱼油,不但看起来低调了很多,而且对于蛮力的冲击,也能削减不少。作为一个靠“战前休整”活着的男人,早番几次的冒险合作,足以证明这种准备,绝不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去往秘密府库的路途很是泥泞,坦白讲,根本就很少有干燥的道路,这还是在少雨的秋季。偶尔路过平坦略高的台地,都是小型的村庄。

    鲜有人对过路者抱有兴趣,这里的民风对外来者充满了冷漠。在遗忘整个世界的同时,他们也在自我遗忘。

    黑水门几乎没有什么物产,除了倪大宝提及的药草,沼泽中一种嗜血的黑鱼算是一种。这种黑鱼最大可以长到三尺长,嘴里长满了尖锐的牙齿,唾液中含有令人轻微麻痹的毒液,但是它们胆子很小,白天都躲在污泥之中蛰伏,夜晚会游到附近的水潭之中,当有人不小心落水时,成群结队的它们,似乎有了勇气,会集体攻击落水者,直到将他们撕成碎片。在春季繁殖期,雌鱼体内繁育的幼卵富含灵气,在凡人和中低级修士圈中,是极好的补品。

    行进了一日一夜,终于在一处泥潭附近,找到了情报提及的所在。这里的不同在于,有几丛低矮的灌木,以及泥淖中散乱的砖石,虽然不明显,但是仔细去查看的话,数量还颇多,偶有不知名的小鸟经过这里,啄食灌木上微红的浆果,在孤寂的毒水沼泽当中,算得上一处颇有生机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老二,准备动手。”

    雷右旗挥手示意,他和况书才一直走在队伍前方,而江枫和靳东则距离他们有百步远,观察四周,保持着警戒。

    况书才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枚拳头大小的湛蓝宝珠,释放灵力激发,蓝光从宝珠中忽然闪现,冰冷的气息,以宝珠为中心,持续扩散,地表的泥泞逐渐被冻结,变硬变脆,几只躲藏在泥淖中的黑鱼翻腾出来,早已准备好的雷右旗右手挥锤,将它们碎成肉块,鲜血溅在地上瞬间冻结,宛若梅花一般。

    “效果只能维持半个时辰,大家尽快寻找入口。”况书才吐出一口寒气,他的灵力貌似在被那枚宝珠不断抽吸,青色纹饰的脸上,眉毛也结满了寒霜。

    三两只黑鱼并不是什么威胁。让地表变硬是主要目的,既容易行走,也更方便寻找。时间紧迫,雷右旗、江枫和靳东都跑过来,在附近仔细寻找府库入口的痕迹。

    转过身,江枫默默的开启“玲珑宝光”,整个世界瞬间变得灰暗,只有那些古旧的碎砖,发出极微弱的绿光,这片被沼泽淹没的废墟面积很大,入口还埋藏在冻土之下,故此每一寸土地,都需要仔细探索。

    在冻土刚刚开始软化的时候,江枫在一块破麻布的旁边,终于发现了一处异常,两尺深的地方,有一块三尺见方的盖板,正闪烁着微蓝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这里!”他飞掠过去,手中的蓝焱大剑插在地上,标注出这处不同,旋即关闭了“玲珑宝光”,即使这本命法相技能耗费灵力很少,但长时间的使用,也耗费颇多。

    三人围拢上来,雷右旗踢开破麻布,扔出一枚流沙符,脚下的土地立即变得松软,他伸手向下一探,很快就摸到了一处硬木板,他招手示意况书才停下来,通常来讲,探路是他和况书才的职责,这是最危险的工作,也是他们两人能每人分两份战利品的主因。

    嘶——

    况书才扔了几枚丹药入口,脸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。没有灵力的支撑,湛蓝宝珠的光芒很快黯淡下来,这宝物用起来十分耗费灵气,江枫也打消了原本想借来模拟冰寒环境修炼的打算。既然已经确认位置,他和靳东再次远离“入口”,四人分工明确,他和靳东负责警戒和断后,一窝蜂上去抢宝,不是乌衣小队的风格。

    雷右旗递给况书才一枚解毒药丸,双手交叉,将灵力灌注在寒铁臂甲之中,那臂甲变得微红,一束淡金色光幕以他和况书才为中心,将两人完全笼罩起来,这是一种土系护罩,能防御玄级以下的攻击。

    况书才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,这是他开始认真的迹象。向雷右旗点头示意,后者右手发力,抠住那不知道盖了多少年的护板,猛力一扯,随着一块木板飞起,一股晦涩陈腐的味道,从洞口处飘散出来,黑魆魆的内部,看不清到底有多深,更无法看见有什么东西在里面。

    况书才微退,同时扔出一道清风符,想要冲散洞内的晦气,紧跟一枚光幕符,还未生效,那洞口却瞬间冲出一道灰色身影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雷右旗及时的挥舞大锤,扫向那诡异身影,击中时发出一阵闷响,那灰影伸出利爪一般的手,抓住了冰冷的锤柄。

    呃——

    黑影发出令人牙酸的叫声,它全身在不停的抖动战栗,似还在适应突然变得明亮的环境。这是一只人形生物,不难发现,这东西生前应该是名修士,通常被称为“尸魃”,在墓穴中很容易出现,本身不惧刀剑,但对火焰和冰寒则比较畏惧。这里本是一个府库,看起来在被封闭之前,有修士被困在里面。

    况书才改光幕符为火爆符,甩在尸魃身上,那尸魃吃痛,放弃雷右旗,冲向况书才。他的右手中还有一把短匕首,多半是生前喜爱之物,否则也不会执念如斯。两人轮流施展火系护符,尸魃虽然满身焦黑,但生命力却很顽强,一时间竟无法彻底解决掉他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尸魃的匕首被雷右旗偶然打落,突然发出一声刺耳嚎叫。他的身形陡然变大,原本被烧成焦炭的身躯,隐隐有红色的光芒透体而出。

    不好,他要自爆!

    雷右旗看出了端倪,一道寒冰符打在尸魃身上,和况书才两人身形急退,同时甩出一道钟形宝物,那青铜小钟迎风变大,快速的扣在被减速的尸魃之上,随着一身闷响,那青铜钟猛然晃动了一下,原本镶嵌在其上的几颗灵石瞬间崩裂,化作齑粉。

    “又浪费了十六枚一阶。”雷右旗收起青铜小钟,打出一道清洁符,去除令人作呕的尸骸碎块。

    “老大,别动。”况书才叫住想要弯腰收纳匕首的雷右旗,却见那尸骸中间,一道白银色阴影还矗立在那,明亮的双眼,却毫无神采。

    “竟然还有银魂在。”雷右旗及时停住身形,能够生成“银魂”,那尸魃生前的实力,至少要达到金丹境界了,还好不是“金魂”,否则自己刚才的青铜宝钟,能不能扛住尸魃的自爆,还是未知之数。“银魂”属纯粹的灵体,一般鲜有完整的神智,多半是生前的怨念吸收金丹中的灵力结成。

    那银魂缓缓的动了,作为灵体,轻松的穿透了土系护罩,直奔沼泽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我跟着?

    江枫急速的摆出各种手语,打出讯号询问,这时候刻意打扰“银魂”,实属下策。有些“银魂”的执念很强,如果不小心被误以为是敌人,则会纠缠到死,这东西只有对修炼魂灵类法术的修士有用,队内四人,不但没有人会使用类似技能,而且连对付这类银魂的手段都没有。

    如果桃木斩鬼法剑在,或许还能有点用,江枫心道。好在银魂速度很慢,身形飞掠,轻松躲过了银魂可能行经的路线。

    雷右旗点点头,有着执念的“银魂”,或许会牵扯额外的宝藏,这在各种传闻中,并不鲜见。他连续打出手印,示意江枫谨慎跟踪,不可冒险,沿途留下痕迹,以便三人探查完秘密府库,就去追他。

    银魂飘飘荡荡,江枫用意念指挥影子贴近了跟踪,自己则远远的吊在后面。直到走出二十里左右,那银魂才停下,在原地不停的逡巡,最终冲向了一处不明显的台地,彻底消失了痕迹。

    几个箭步飞掠跟上,只见簇新的泥土之上,到处是凌乱的脚印,一处似乎刚刚挖开的两人宽洞口,赫然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进去?还是等待支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