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一章 小盗江枫

发布时间: 2019-05-24 18:26:51 作者: 阿布有糖

夜色漆黑如墨,乌云满天,似有雷雨将至。

亥时三刻。

乐川,蒋家大院。

平日喧闹如市,夜夜笙歌的蒋府,今夜异常安静。今天是内门弟子蒋文钦与宋文希相约会武,争夺蒋氏执法长老的日子,不仅这里,整个乐川的精英武者和修士,包括资质上佳的练气门徒,此刻都围在天字一号竞武场看热闹,内门弟子会武,这可是蒋家这种修真小家族里数一数二的大事了。

半夜会武?是不是有毛病?

没毛病。

情报显示,宋文希的血脉天赋只有在夜间方可发挥最大作用,而蒋文钦,作为蒋家嫡系子弟,与出身附庸家族的同门师弟宋文希争位,自然面子上要赢得光彩,赢的对方心服口服才行。

这个情报由江枫提供,他此刻正趴在蒋家大院的青砖墙头上望风。作为这支盗宝小队的资深队员,他承担的职责是搜罗情报,把风掩护,而不是冲在一线。

盗宝小队队长,大名雷右旗,一身蛮力,修为玄级一重,本命法相为“黄毛金狮”,防身双短斧别在腰间,外加一根常用的大锤,正和“盲脸”况书才在正房里大搜特搜,此时的蒋宅,没有强力武者看家,而剩下的普通家眷和看护,早已被况书才的“蛇之吻”迷倒,陷入深度昏睡,不是一把刀子插进身体,根本就不会醒来。

“蛇之吻”是况书才法相“星斑海蛇”的本命技能,对普通人和低阶修士一向无往不利,但对筑基及以上修为的人族武者,效果就差的远了,毕竟况书才只是个灵级九重的散修。

自古人妖不两立,话虽这样说,可鸡鸣狗盗并不给妖族争光。

尽管两族第五次全面战争已经结束了五十年,双方的大佬们也已经签署了灵魂契约,号称实现“永久的和平”,但两族的隔阂还在,修炼资源有限,竞争不可避免。至少互相私下里搞点添乱的小动作,实属常事。

所以作为一个妖,一个有修炼理想,一个清贫没有背景的妖,江枫和队伍的其他三人一样,选择了将蒋家大院搬空。

借助 “玲珑宝光”本命天赋,正厅内的各种字画、古董,普通仓库内的金币、玉石,丹房里的百年药草,补肾灵丹——虽然对人族视为珍宝,但对妖族几无价值——都泛着各色的宝光。

泛着橙色宝光的物件理论上讲最珍贵,紫色宝光的次之,蓝色宝光的黑市上也比较容易出手,而泛着绿色微光的物件,如果本身不是很实用或者大宗消费品的话,基本上买家寥寥无几,基本上只能自用,人族的物件,妖族能直接使用且价值很高的也不多。

江枫的修为不高,灵级七重境界下,“玲珑宝光”只能穿透大约一尺有余的砖石墙体,如果是黄铜或者赤金的金属门,就更是难窥其中秘密。房屋深处的秘匣暗格,除非进到屋内,否则这技能也爱莫能助。

至于秘库和藏经阁之类,想都别想,有着护持法阵防护,除非几个人想要和闻讯赶来的蒋家家主斗一斗,否则想要进去,不弄出点声音真是不行。

哎——

江枫轻轻叹了口气,眼见着队长错过了一个不小的紫色摆件,在一堆蓝色物品中费力倒腾,心中大叹可惜。

雷右旗和况书才修为略高,且都有搏命本领在身,而江枫和“猴子”靳东,战斗天赋都稀松平常,故而一个望风,一个扫尾,都属于打酱油的角色。

这也不能怪江枫,“黑金葫芦”这种本命法相,听起来高大上,但实际对战斗毫无助力,属于战五渣的辅助类,加上江枫的特殊原因,他根本就没报上真实的本命法相,直接报上形似的“糯米吊瓜”,这一看就是屯的不能再屯的种植类法相,比没有本命法相,无法化形为人的妖兽强点不多。

低调是江枫必须做的,他有自己的苦衷。好在情报经常是他提供,所以在这支自称“乌衣”的四人盗宝小队里,江枫还是能排第三的。

“乌衣”这个名字纯属巧合,四人偶然成立小队的时候,正好四人都是一身乌袍,故此得名,同是天涯沦落人,乌衣算是散修常用的袍服之选了。

黑魆魆的角落里,东厢房附近的两团紫光引起了江枫的注意,他调整了下位置,细细观察。那泛着紫光之物,是两个镇宅的小型石头貔貅,这东西在人族的富贵之家属于稀松平常之物,大多不会超过百年,何以会有紫光出现?

身形一动,妖气涌现,手臂化作黑色藤蔓,顺着墙头爬下,不断延伸,直到抓住两尊貔貅,那物件个头不大,稍一用力,借助藤蔓收势,直接抓住擎在胸前,正想要仔细观察,却感觉背后一个巴掌拍过来。

“小白,你想死啊!”小白正是江枫的假名字,江枫在队伍中排行第三,作为老四的靳东,从来都是称呼他小白。

“动用妖力小心被侦测到,”他轻拍袖口的灰尘,低声说道,“蒋家的长老们,最低也是筑基三重,打起来相当于我们玄级,你一个灵级,被抓住可别连累我们,我可不想被他们练成法宝。”

“错了,错了,是我大意了。”江枫赶紧道歉,其实他心中有谱,在五百步之外,有自己的影子暗哨在时刻监测,他自然知道没有修士靠近蒋家大院,当然,如果对方真的实力高超,那也算认栽,这两件貔貅的紫色宝光只有自己能够侦知,如果侥幸蒙混过关的话,可以算上一笔私财。

“我只是看这两件貔貅,形制独特,正好洞府外缺两个摆件。”

“什么貔貅,我看看。”

靳东抓起一个,仔细端详了很久,还是不放心,用手摩擦了几下,左右也没看出什么异样。这貔貅乍看起来的确是个普通物件,成色还蛮新,只是用料不咋地,估计就是黑市上卖,也最多两个金币的样子。

“等老大回来再说,规矩你是知道的。就你这穷样,还洞府。”他撇了撇嘴,拿出一块白色绢布擦了擦手,继续回到自己的位置望风,夜色遮掩了他的表情,也遮掩了他灵猴一般的敏捷。小队的规矩,价值超过十个金币的物品,都会用于分配计价,谁也不能私藏。

一炷香之后,几个人已经踏上归途。

“猴子”靳东断后,他擅长制作一种黑烟臭弹,只要扔到现场,所有东西都会染上一种特别的臭气,想要根据嗅觉寻迹找到几人,几乎不可能,至于脚印,四人更是早早预防,用妖气凝结出不同形制的靴子,方便随时更换。

一处野外无人山洞,这是事先踩好的分赃地点。

雷右旗从储物袋中抓出一把米粒大的荧光石,捏碎一块灵石混在一起,向洞里一甩,借助力道粘在墙壁上,洞内瞬间变得明亮起来。

雷右旗和况书才每人两份,靳东和江枫每人一份,毕竟前者冒大险,余下两人是后勤,见势不妙可以先逃跑的,相对安全。规矩公平合理,四人合作过几次,老规矩。

三万金币,这个好分,雷右旗的粗大手掌左右一搂,再上下一捭,分成四堆,就算分好了。虽然金币在修炼界不值钱,基本上一百金币也就能买一块一级灵石,还经常有价无市,但对四位穷困散修来讲,还是有点价值。

各类修炼法器一小堆,江枫分到一件二阶下品法器,两件一阶中品法器,是什么类型是攻是防没时间研究,只有老二况书才挑了挑,其他人雷右旗直接做主,快刀斩乱麻的分了。

木系二级灵石两块,一级灵石二百六十多块,各种品类都有,虽然四人本源相性不同,但要细分,恐怕天亮了。

各类古董字画物事若干,无法一一鉴别,江枫分到十二件,也算大收获,至于黑市出手是能换到灵石还是只能卖金币,这个自己回去找人鉴别,石头貔貅落入江枫手中,其他三人也没看出什么奥妙,只当是一件普通摆件,况且雷右旗自己也弄了个紫叶小梅花金丝镶边屏风,这种低级而又特殊的物事,江枫的“玲珑宝光”也什么反应没有,雷老大属于典型的“文青”,其他几人早就习惯了。

妖也是有爱好和情趣的,但况书才的爱好可不好判断,毕竟他囊中有一大堆单价低于五金币的杂物,以至于储物袋中都无处安放。把蒋家搬空,他功不可没。

雨落纷纷,大地已经一片汪洋,四人约好三个月后老地方再见,就分道扬镳,瓢泼大雨更适合掩盖行迹,这种对于做贼的“有如天助”,可不是每次都有的。

一道黑影在雨幕中急速相随,正是江枫的秘密影子暗哨,一个时辰后,影子冲入主身,寒澈刺骨,江枫身形一滞,同时右臂一道黑蛇印记,更加清晰可见,体内的妖力受此刺激,变得澎湃难控起来,他赶紧沉住气,一边压制一边加快速度,向远方奔去。

一夜狂奔,为了补充体力和灵力,还服用了两枚低级补气丹。天蒙蒙亮的时候,雨水已经停歇,前方乃浅山宗地界,感受到几道扫过来的熟悉意念,江枫身形一抖,灵级七重的境界瞬间破碎,急速上升,直到冲破灵级,达到玄级二重才停下来,灰袍兜帽扯下,面部的肌肤一阵蠕动,体内骨骼微微作响,整个人高了几寸,恢复了原本的模样。

“掌门,您回来了。”

一个熟悉的老奴身影,从一棵挂满果实的桑树后闪现出来,拱手示意,看起来他已经等在这里好久了。